这里雪柠
微博@雪柠酱_全力填坑中 豆腐ID:残雪柠
主攻维勇甜文 热衷给太太们打call
文笔修炼期。

《罪》 第八章

《罪》 第八章
天使维x堕天使勇
全文奥尤注意
私设有
HE OOC
全文有自设人物出现
没有人催更一点动力都没有🙉🙉🙉
自由放飞产物 写得特别难看 不建议看
———————正文———————
维克托优秀的衣着审美使他很快就穿戴整齐,当他走出门口,看到的是勇q利穿着西装,而系着的红色领带无疑为他增添了一些妖冶的气息。维克托还记得当他第一次看到勇利穿西装时想要撕了他衣服的冲动,而他当时则是直接配了一套让勇利穿上。堕落真的能让一个天使的变化如此之大吗?维克托没有把握。“你准备好了,我们就出发。”勇利看向维克托,发现他点了点头之后便大手一挥,屏障就被打开了,随即外面停了一辆马车,维克托知道那是在生物图鉴里都没有记载,只在传说里出现过的黑暗之马。车门被恶魔拉开,勇利先上了车,维克托紧随其后,马车里虽然说不上宽敞,但坐下两个人绰绰有余。
“我很惊讶,你刚刚竟然没有逃。”勇利从桌上拿起一颗糖放在嘴巴里,饶有兴趣地看着正闭着眼睛坐在自己对面的维克托。维克托依旧闭着眼睛,只是淡淡地说:“你带我去,不就是想让我知道一些事情吗?”
“维克托,你很聪明。”勇利笑了一下,“我知道你一直在和外界有交流,尤其是天界的人,你应该知道,天界出事了。”
“你监视我?”维克托猛地睁开眼睛,看向勇利。
“你在我的屏障里和外界交流,我怎么会不知道?”
“你是故意的。”维克托用了肯定的语气,而勇利也不打算卖关子了:“没错,我就是故意让你和外界联系的。可是,我没有让他告诉你天界出了什么事,就是想让你亲眼看看……”
“陛下,目的地到了,您可以下马车了。”门外一个年老的声音打断了勇利的说话,当勇利打了个响指表示可以开门时,马车门被拉开了,“欢迎陛下。”“谢谢你洛克尔长老。”勇利点了点头,然后在洛克尔的带领下走入宫殿。这个宫殿虽然奢华无比,和勇利的宫殿相比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欢迎陛下。”罗塔站在门口对勇利行了一个礼,突然看到了跟在勇利身后的维克托,“这是陛下的侍从吗?”
“是的。”勇利点了点头。罗塔上下打量了一下维克托:“陛下,这个人的力量太弱了,您出去最好还是配点力量大的守卫比较好。”“谢谢你罗塔,我比较喜欢人少一点,而且,我不知道有什么守卫能保护我。”
“哈哈哈哈,陛下威武。”罗塔笑了笑,然后带着勇利来到主座,维克托则站到一边。维克托有点惊讶,他没有想到遇到的会是这种场景,因此他没有用过任何的魔法来隐藏自己,而刚刚那些人没有认出自己,甚至说自己没有力量,这只能说明……维克托有点复杂地看了一眼勇利,后者像是没有注意到他一样。可能是他不想刚成为魔王就和属下闹翻吧,维克托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于是狠压下自己心头的异样感受。
“恭喜吾王归来。”一众臣子单膝跪在地上,齐声道。
“起来。”勇利面无表情地说着,维克托就这么看着勇利,明明一个动作都没有,只是一句话,却让人想要跪在地上臣服。
“今天是为陛下归来而办的酒会,大家可以畅快饮酒,不必在意,我想陛下也会同意的。”罗塔看了勇利一眼,看到勇利没有动作,于是笑了一下,示意酒会开始。
勇利从主位上站起,接过侍者递来的一杯红酒,向侍者点头致谢。“看来你这个魔王,早晚要易主呢。”维克托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杯红酒碰了一下勇利的,而打开的话匣子和有些微红的耳尖都说明他已经喝了不少。这不能怪维克托,魔界的佳酿是十分有名的,在市面上甚至论滴来卖,而在这里却如同白开水一样平常。
“呵。他,还不足以夺走。”勇利酌了一口酒,“倒是你,再不去找情报,先把自己给卖了。”
维克托摆了摆手,朝着人群走去,而勇利则一个人站在宴会中心。无论是他的身份还是气场,都没有一个人去找他说话,而维克托虽然“相貌平平”,可良好的教养和甜蜜的嘴吸引了相当一部分女士围在他的边上,整个会场被分割成诡异的两块。
“陛下的侍从看来很受欢迎呢,陛下不去那边和其他人聊聊看吗?”艾森拿着一杯酒来到勇利身边。
“那些人,与我何干?”
“哈哈哈,好一个与我何干,不愧是陛下!”艾森大笑几声,把酒杯凑向勇利的酒杯,勇利笑了一下,碰了一下艾森的杯子,把酒杯里的红酒全部喝光。
艾森的笑声吸引了全场的目光,当他们,尤其是女性们看到勇利的笑颜时,才发现他们的魔王陛下虽然长得算不上令人惊艳,但却很好看,明明是魔王,明明刚刚的气场很强大,脸却是一张食草系的脸,而那一笑也直接击中了许多女孩子的心。维克托也看到了勇利那一笑,心里的某处仿佛也柔软了起来,心里那莫名的悸动又出现了。
强行让自己不去看他,可勇利却走了过来,身子略微有些摇晃,只见他走到维克托身边,然后对着维克托说:“该走了。”维克托看到勇利那满面通红的样子,就知道他醉了。可他的情报还没有收集完,却又不好当众把勇利一个人丢在这里。于是只能跟在勇利身后紧盯蛰他,以防他突然摔倒。
“你收集到什么信息了?”勇利用手撑着头,问道。“天界大乱,魔界和天界都束手无策,而这种病还传染给了魔界。”维克托看着勇利醉眼迷离而又努力保持清醒的样子,嘴角不经意上扬了些。“你知道的还挺多的嘛。”勇利眯了眯眼,“那你是不是要走了?”“这是自然。”维克托点了点头,“身为大天使长,这是我的义务。”
“哼,我不会让你走的哦,我给你下的禁制,必须要用我的眼泪才能解开呢。”勇利骄傲地扬起了头,“维克托说过,堕天使的眼泪只有心死之际才会流出来,这样的话,维克托就不会走了。维克托,和我一起好不好?不要走好不好?”
勇利,你是真的不知道,性欲堕天使除了心死之际,还在交欢的时候会流眼泪吗?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勇利?”维克托不经意间把自己的心里话问了出来,而勇利则理直气壮地回答:“当然是因为我……”
“陛下,到您的宫殿了。”
维克托从来没有这么讨厌马夫过,这是今天第二次打断他获取情报了。他揉了揉太阳穴,就看见勇利打开车门,缓缓走进宫殿,然后朝地面倒了过去,如果不是维克托一把抱住他,可能就要摔在地上了。
“勇利,我该拿你怎么办?我要那样做吗?”维克托把怀中的勇利抱到他的房间里,然后看着对方的睡颜喃喃自语道,最终抵挡不住困意睡了过去。

夜里,原本闭着的红褐色眼睛睁了开来,只见床上的勇利起了身,默默看着在椅子上睡着的维克托:
我知道的,维克托。

PS:因为各种忙所以拖了这么久这是抱歉,一直到5.11可能都会变成一周1~2更了,对不起QAQ
还有小伙伴们请尽情催更给我点动力,我已经是条咸鱼了(扑街状)
下章要搞事情 然而我打算多更几章《如果是你的话》 如果真的很想看再考虑早点放出来吧o3o
还有CP20真的没有人面基吗?一起愉快地搞事啊?点梗啊?给你写文开车啊?
评论 ( 1 )
热度 ( 32 )

© 残雪柠_全力备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