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雪柠
微博@雪柠酱_全力填坑中 豆腐ID:残雪柠
主攻维勇甜文 热衷给太太们打call
文笔修炼期。

《规矩》
罗浮生x​鬼面 水仙向

[1]
“讨厌……讨厌……讨厌,讨厌!”
这是鬼面今天用手捶石柱的第九百二十七次。
地星没有时间,没有光明。他不知道自己在这种鬼地方待了多久,只知道这里从来没有人经过。
“喂……有人吗?有没有人……”
倔强的小猫怕了,却还在不死心地用被磨钝的爪子挠着牢笼。
无济于事。
哥哥为什么不放自己出去?
哥哥为什么一直不在我身边?
哥哥?哥哥?
鬼面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身体逐渐变得虚弱,是快要死了吧,他自嘲地想着。
不要!我还没有看到他,我还没有报仇,绝对不可以就这么死掉!
我,我不想要消失啊……

天还是黑的,这种时候闭上眼睛,和没闭没有什么两样吧?

[2]
是光。
鬼面急匆匆睁开眼,又被着突如其来的光明刺痛了双眼。他眯着,双手在地上摸索半天,最终才确定自己逃出了地星。
掌心满是碎石,割破了鬼面的肌肤。他却毫无知觉,只是满心欢心地打量这里。
手指颤颤巍巍附上脸庞,面具还在。鬼面舒了口气,他从没有这么一刻接近过希望。
“喂,小子,呆在那里奇奇怪怪地干什么呢!”
背后传来一声呵斥,鬼面转过身,那人看到他带个面具语气更是不善:“看什么看,不知道这里禁止入内吗?还不快滚!”
“你叫我滚?”鬼面笑了,粉舌划过牙齿,面上尽是不屑之情。
那人怒了,想向前把鬼面拉走,脖子却被人一手掐住。鬼面的手还在施力,他看着面前逐渐露出狰狞之色时,笑得肆虐猖狂。
他把头凑近那人耳边,轻声说道:“你知不知道,对我说过滚的人最后都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本来还想放你一马,是你自己不长眼撞到我面前的……”
说罢鬼面便张开了嘴,心满意足地把人吸入腹中。当然,为了防止他捣乱,送人进去之前他已经让他失去行动能力。
“力量,又回到我身上了……”
鬼面低头检查自己的黑能量,现在还远远不够。他想要更多力量,想要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强的人。
在又吞噬了两三个人后,鬼面也乖乖收手了。他不傻,知道这事急不得。
吞噬的唯一副作用就是一旦吞噬过多就会导致人进入暂时醉酒的状态。鬼面觉得自己已经有点反应了,刚打算找个地方休息,却看到自己的面前走着一个男人。
他,有很强的能量。
唔,想吃。

[3]
鬼面就这么一路跟着那人进了个叫“隆福戏院”的地方。
男人似乎来头不小,所到之处无人不是对其恭恭敬敬。他跟着那人往前走,中途却被一个女人拦下。
“哟,这位客人好生面熟,是头回来我们隆福戏院吧?您想先来点啥呢?”
一群人立即将他团团围住,鬼面伸长了脖子也只能看着那人渐渐厉害,一阵恼怒之际不由心生怒气:“都给本尊滚开!”
那群人看他恼了倒也不怕,更有甚者试图伸手将他脸上的面具摘下:“您戴了面具也不嫌闷得慌,我帮客人摘下可好?”
这下是彻底触了鬼面的逆鳞,他抓住那只胡作非为的手就打算废了这碍眼的胳膊。
女人不由得害怕地尖叫起来,鬼面早就气得失去理智,满脑子只想把这低贱的人类女人处死。
尖叫声稍稍弱了写,那女子面色苍白,已然是一副疼到喊不出声的样子。正当这时,先前失踪的那男子突然在众人之前用布把鬼面眼睛蒙住。突然的黑暗让鬼面吓得手猛地一缩,脑袋也清明了一瞬。
“这位客人,这人冒犯了您是我隆福戏院管理不当,我会好生处理她的,请问您能不能放过她呢?”
见鬼面点头,男人挥挥手让众人散了。正欲把黑布拿下,却听他掺着哭腔:“不要拿走。”
男人愣了,原本打算揭开布条的手改成摸向那双眼之处。
虽然手被他直接拍掉,男人还是感受到了:布是湿的。

[4]
于是他耐心地等面前的人儿自己把布揭下来,他眼眶还红着,活生生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在下罗浮生,不知您是?”
提到了名字,鬼面马上抬起头,满脸骄傲又不屑地看着罗浮生:“本尊的名字岂是你这卑贱的人类能够知道的?叫我夜尊。”
“那么,夜尊,你找我有什么事?”
罗浮生可没那么迟钝,他早就发现了鬼面在跟踪他,打算看看他耍什么花样罢了,却不曾想出了这等事。
鬼面马上回复了精神,他开始不停地讲着自己的宏图大业,这架势仿佛是要把过去没讲够的一次性讲个过瘾。
罗浮生把人带到自己房间,他没想到跟着自己的竟然会是一个拥有此等智力的人,让人不由得质疑他幕后黑手是否是在羞辱他罗浮生。这男人一会在说些什么光明什么黑暗的,一会又拿出一些对他来说不过浮云的筹码来要挟他,一会又恶狠狠地拍着桌子骂着“沈巍”这个人。
就当鬼面渴了打算喝点水的时候,他发现面前的男人表情是满脸的不可描述,夹杂着震惊,可怜和一些他看不懂的情绪。
“所以,要当本尊的小弟吗?本尊什么都可以给你哦?”鬼面越说越兴奋,脸颊红红的,一副醉得不轻的样子。
罗浮生显然也是看出来了鬼面的不正常, 他正试图将面前这个奶声奶气打着酒嗝和之前那个光凭一只手就能把别人胳膊弄废的家伙联系在一起。
“喂,你为什么不答应我?是我开的条件还不够好吗?快点做我的手下好不好?我……嗝,本尊一定要找沈巍报仇!”
罗浮生一边拍着背安抚着鬼面,一边盯着他的眼睛缓缓问道:“谁派你来的?”
“你想套我的话呀?本尊才不告诉你,除非你答应做我手下。”鬼面直接把人压在身下笑眯眯凑过去,“你不答应,我就把你吃掉了哦?”
鬼面说完还威胁性地咬了咬他脖子处的嫩肉,全然没注意到罗浮生的表情。
“本来是想让你乖乖听话的,可是你怎么一点破绽都没有,想蛊惑你都蛊惑不了。罗浮生,你就不能露个破绽给我吗,我现在肚子好撑吃不下你……”
罗浮生只当这人在调情,正欲推开,却看他自己把面具蹭掉后在他身上呆滞了好久。
罗浮生自己也愣住了。

评论 ( 12 )
热度 ( 118 )

© 残雪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