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雪柠
微博@雪柠酱_全力填坑中 豆腐ID:残雪柠
主攻维勇甜文 热衷给太太们打call
文笔修炼期。

《如果是你的话》 第五第六章

《如果是你的话》第五第六章

心理专家维X见习医生勇
私设有
肉多
OOC
收录本子
———————正文———————
只见维克托一口咬住了勇利的耳垂,用牙齿轻轻咬了一下,随即再用舌头舔弄起来,异样的感觉让勇利绷紧了身子,闭上眼睛紧咬下唇的动作让维克托心神一动,放开了勇利被舔得通红的耳珠,把勇利的生理眼泪给吻了下去。
“讨厌吗?我这样对你。”维克托看着勇利。
“这种事情……无论谁遇到了都会讨厌的吧!”勇利恼怒地瞪着维克托,饶是天生脾气好的他也招架不住维克托这个举动。
维克托扫了一眼勇利的下体,笑了起来:“既然这样,为什么勇利先生的身子会有反应呢?”
勇利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这才发现异常的他马上夹紧双腿,双臂遮住凸起来掩饰尴尬,却不知如此让维克托差点打算扑上去。
“勇利先生一点也不诚实,明明很讨厌别人触碰自己,为什么我触碰了勇利这么多次,勇利都不反抗呢?”维克托坐到勇利腿上,把勇利压在自己身下,“是因为我比较特殊,还是,你对每一个熟人都这样?”
勇利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以前的自己绝对不愿意他人的触碰,可是一遇到维克托,自己却乱了阵脚,莫名地不抵触他的触摸,甚至是期待……
反应到自己在想什么的勇利闭了闭眼。可这动作在维克托看来却是默认的意思,他放开了勇利,神色并没有了一开始的柔和,而是更加的冷漠。
明明脸还是那张脸,可是气质却是完全变了。
“待会和我上街买衣服,衣服太土了,穿出去丢人现眼。”维克托说道。

大街上人来人往,作为购物街的贝克街十分热闹,而维克托和勇利中间却隔了一些距离。两个人一路上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采用了简单粗暴的看上就买,好看就买,合适就买的方法,这暴发户的做法和维克托以往的风格完全不同。
勇利好几次想和他道声谢,却被那个冷漠的眼神给逼了回去,这个时候的维克托太可怕了,明明还是那么优雅,却让人感到一阵心寒。
两人就这么一直沉默着买衣服,直到用午餐时才被打破。
侍者把菜端到桌上,勇利连忙说了声谢谢,又说了一句“我开动了”才举起餐具打算开始享用午餐。叉子插进已经切好的牛排里,刚刚想把牛排放到嘴里的时候,维克托突然说话了:“像他那样的人,熟了之后也可以碰你吗?“
“维克托,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勇利皱了皱眉,把牛排放进了嘴里。
“我的意思和上午想说的一样,勇利,你所谓的讨厌和别人接触,就是对陌生人而言?“维克托盯着勇利,修长的手指攥紧了刀叉。
“维克托!我并没有这样,你有必要这样说我吗!”勇利把叉子放下,不明白维克托搭错了哪根筋。
“不是?不是的话今天早上发生了什么?”
“那是你自己扑上来的,和这有什么关系?我还没和你好好说明这件事呢。”
“那勇利先生就不知道反抗?”维克托很生气,他没有料到自己会和勇利吵起来。”
“你觉得我反抗得过一个俄罗斯男人?”勇利笑了笑,“我当的是你的私人医生,不是男妓,维克托先生要是喜欢可以自己去找,我的事,还不麻烦维克托先生操心了!”
勇利对于这种事情十分反感,只见他把茶杯重重放在桌子上,转身离开了餐厅。
“喂,批集?啊,我最近过得很好,谢谢你的关心啊。嗯?你说维克托?我刚刚从他那边走了,不,没事的啦……”勇利收到批集的电话,马上兴奋地接听电话,和他聊了起来,而批集听说了事情原委后便让勇利暂时住在自己家,好让勇利有个着落。
“啊……批集,对不起啊,又要麻烦你了。”勇利打完电话没多久,批集就来到了自己面前,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
“没关系的,勇利,我们谁和谁啊。”批集笑了笑,看了一眼餐厅里面,便带着勇利离开了,“那个家伙,当真是那么对你说的?”
“没关系的啦,批集,毕竟我也……完全没有了平常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并不讨厌他,这件事还是我的错……”勇利摇了摇头。
“勇利,你就是太善良了。”批集叹了一口气,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就算这样,那样对别人说话也太不礼貌了。虽然他可能是你治愈疾病的契机,可是……”
勇利打断了批集的话,用手揉了揉太阳穴,疲惫的神色让批集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话:“批集,别说了,这事,说到底还是我的错。”

维克托看着窗外的两个人共乘一辆车,手里的玻璃杯险些被自己捏碎,脸色阴沉起来,又是那个泰国男人。
上次他随意逛到勇利诊室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那个叫批集的人把咖啡放在勇利桌上,看到自己来了便问起了自己的情况,若不是看到桌上的名字和批集身上吊牌上的名字不同,维克托差点就以为他是这个诊室的值班医生。
而批集好像也知道自己身份,他们之间的对话十分让人玩味:“所以,你要对勇利干什么?”
“喔喔,我并没有恶意,我只是来四处逛逛。”
“最好是你说的这样。”批集看了一眼维克托,“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哇哦,口气不小,允许我问一句,你是……勇利先生的谁?”维克托挑了挑眉。
“维克托先生只需要知道,不要伤害勇利就好了,我的身份你不需要了解。”批集看了一眼维克托,“倒是你,身份很多啊。”
“看来你很熟悉我呢,批集先生。”维克托一直坐在椅子上,气势却完全变了。
“呵。”批集轻笑了一声,“我希望我们这次对话,不会让勇利受伤。”
批集走出房间,声音突然没有了刚刚对话的冷漠,而是十分阳光:“勇利你今天迟到了!赶紧进诊室吧,不然雅科夫又要训你了…”
“谢谢你,批集。”一个温润的声音从门口传来,让维克托眼中的怒气压下去了几分,取而代之的是好奇,他很想知道那个让批集如此看重的人是谁。
走进来的是一个亚裔男子,刘海温顺地贴在额头上,厚厚的镜片遮住了从红棕色瞳孔里发出的目光,仿佛隔绝了一切。他没有握住维克托的手,从细节上表明了他讨厌和他人肢体接触,维克托却能从他的言语里感觉到他渴望被人触碰。
心被冷冻了太久,只要感受一点温暖,就会被他吸引,不顾代价,人就是这样。
所以,他才想把勇利接到自己家,一点点的温暖他,让他放下心防,从而知道批集的身份。维克托并没有觉得他的进度太快了,他就是一个速战速决的人。
然而事情超出了自己的想象,认识不到五个小时的他就已经和勇利来了一次,他的泪水,他青涩的回应让维克托有些难以理解,他不是讨厌别人触摸的吗?
他故意说出勇利是他的一见钟情对象,是因为他知道勇利还有意识,他明白勇利听得见。
正因如此,他才有些恼怒,第二天的实验验证了他的想法:他的讨厌触碰只是对陌生人而言,熟人对他做什么他都不会反抗。
又或者,只要是喜欢他的人,都可以对他为所欲为?
这个认识把维克托气昏了头脑,他不断的告诉自己他只是利用勇利,却还是忍不住一直生着闷气。

这种感觉,很奇怪。

可是当他看到批集把勇利带走时,维克托突然慌了,心里突然空荡荡的,批集的话在脑海里回响:
“我希望我们这次对话,不会让勇利受伤。”
“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他并不害怕批集所谓的报复,他害怕的是勇利再也不在自己身边了。
意识到这一点,维克托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他会因为一个小小的理由而生气,为什么会害怕勇利的离开。
他爱上勇利了。
这和他为了他的计划而所说的“一见钟情”完全不同,他是真的喜欢上了那个不愿意伤害别人的男子。
他想要继续触碰,触碰勇利的更多。

默默看着窗外的车绝尘而去,维克托只觉得自己的心在抽痛。
是他,把勇利推了出去,把他的心伤了,把他送到了别人身边。
维克托想到了自己的所作所为,意识到他没有资格,再和勇利在一起。
默默的付了钱离开餐馆,走到门口,雨突然下了起来,维克托独自一人在雨中走着,大雨打湿了他的衣服和头发,他浑然不知,只是紧紧把他买给勇利的衣服护在怀里。
视线模糊了起来,不知是因为雨水还是因为泪水,维克托感觉自己的身体也变得轻飘飘的,仿佛走的不是陆地,而是云上。
耳边不知道传来什么声音,眼前一片漆黑,只是听到“救护车”这几个字,意识也渐渐消失了……

勇利,回来,好吗?

只是这次,没有那个温柔的声音回答自己,只有雨点打在地上的“噼里啪啦”声,仿佛是在哭泣着。
雨越来越大,不仅打向人的身子,更打在了人的心里,脚上的红线上。

【第五第六章 完。】

PS:日常爆肝。维克托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可是勇利会回到维克托身边吗?小伙伴们来互相伤害啊~反正下周更的是新坑(捂脸,求别打)
评论
热度 ( 43 )
  1. 维勇Yuri残雪柠 转载了此文字

© 残雪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