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雪柠
微博@雪柠酱_全力填坑中 豆腐ID:残雪柠
主攻维勇甜文 热衷给太太们打call
文笔修炼期。

《罪》 第四章

《罪》 第四章

天使维x堕天使勇
全文奥尤注意
私设有
HE OOC
本章虚设人物出场
收录本子
———————正文———————
三日前。
“喂,死老头。”尤里跑到维克托家里,一脚把门踹开,不顾两人惊讶的眼神,“你之前,中了毒对吧。”
“你知道了。”维克托把书放下,看着尤里。
“就算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么大的事也不告诉我?”尤里猛地一拍桌子,“你不信任奥塔别克?”
“不是。”维克托重新捧起了书,却没有翻开。
“那是什么?”尤里皱了皱眉。
“嗜心毒无解,告诉了你们也没有效果,还可能让你们白担心一场。”维克托看着尤里。
“嗜心毒?看来你身价又高了点,这毒需要用三千年仙龟的壳作药引,才有三成几率能解毒。”尤里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一个玻璃瓶。里面装着深绿色的液体,“这个,虽然不是三千年的仙龟壳,但也有一千年了,至少还有一成几率,不像你喝的药,几乎没有可能。”
“代价?”维克托喝了一口药,药的腥气让尤里都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我要你,欺负奥塔别克。”
“奥塔别克待你不好?”维克托问。
尤里忍不住用手抚上腰,就是因为那大闷骚对他特好,搞得他差点天天下不去床!
“这点小事,你还是可以做到的吧?“尤里弯下身,嘴凑到维克托耳边。
“当然,不过今天晚上你可能又要腰疼了。”维克托看着奥塔别克养的狼从他家门前离开,忍不住说了一句,而尤里也明显感觉到了狼的气息,整个人都不太好了,赶紧跑回了自己家中。
只是尤里在离开之前,看了一眼勇利。

而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勇利紧紧攥住的双手,以及几道新鲜的抓痕。
即使知道尤里是为了维克托好,他们只是亲戚关系,勇利仍忍不住吃起醋来:尤里凭什么能离维克托那么近,凭什么能和维克托那样说话。
维克托是我的,谁都别想拿走。

勇利被训斥的第二天,一个金发女子站到维克托家门前,看到勇利开门的时候明显吃了一惊。
“请问你有什么事吗。”勇利本能地对那个女子有敌意。
“我叫艾丽•夏洛克,是维克托的……女朋友。”艾丽很有礼貌地对勇利笑了笑。
“很抱歉,我并不知道维克托还有女朋友这件事。”勇利板着脸,完全没有想放她进来的意思。
艾丽脸上有一丝尴尬:“麻烦你和维克托通报一下,好吗?”
勇利刚想拒绝,就听见身后传来自己最熟悉的声音:“艾丽。”
“维克托,你来了!”艾丽显然很开心。
“如果我没记错,我们很早就分手了,理由是,我配不上你。”维克托冷冷地说着,“那么,艾丽小姐屈尊来这有什么事吗。”
勇利努力憋笑,谁不知道大天使长是天使里最尊贵的人,他若配不上别人,那这世上就都没有配得上的了。
艾丽也很尴尬,她没有想到维克托会这么不给面子,当初他们分手时维克托只是个无名小卒,而她是天使长的女儿,谁知道现在维克托成了大天使长,直接压了她家一头:“今天,我是来和你谈谈他的。”
勇利有点诧异为什么艾丽要指着自己,然后又看了看维克托,却发现维克托也看着自己,这一发现让勇利马上扭过头去。
“进来吧。”维克托看着勇利说道,艾丽则咬了咬下唇,她本以为天使长女儿的身份可以让维克托稍微客气些,谁知他完全不顾她的脸面。
尤其是那个男人,之前大天使长收徒的消息可是震惊了整个天阶,谁不知维克托连他人靠近自己都无法忍受,更何况收徒同居?就连自己是他女朋友时,也只得离他稍稍近些,而家是一眼都没看过。

胜生勇利,你何德何能?

不过,看勇利那样子,估计是喜欢上了维克托,当维克托知道,自己的徒弟喜欢自己,还会让他离自己那么近吗……

“说吧,你要说勇利的什么事。”维克托坐在沙发上,用右手撑着头,湛蓝色的眼眸看着艾丽,让她不寒而栗。
“维克托应该知道神水吧。”艾丽避开了维克托的视线。
“用来净化天使或者测试天使纯洁度的水,若给人类饮用则有净髓和提升身体素质的功效。”维克托继续看着艾丽,想知道她到底想说什么。
“不愧是大天使长,这瓶神水,便是我带给你的礼物,作为收徒的贺礼。”艾丽拿出一个瓶子,放在桌上。
“神水十分难得,你拿这个给我,想干什么?”维克托看了一眼神水,问。
“净化天使,对天使的好处很多,但若是有邪念的天使,使用后会遭受极大的痛苦。”艾丽看了一眼勇利,“我想,勇利应该很需要吧。”
“没事你就可以走了。”维克托站了起来,拍了拍洁白的长袍,让艾丽一愣,他这是在嫌弃自己?
忍下心中的愤怒,艾丽只得离开了维克托家,可是想到勇利痛苦的样子,却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大天使长夫人的称号,她要定了。

维克托见她走了,拿起桌上的瓶子,用手巾擦了擦瓶子,然后递给了勇利:“喝吧。”
“你有女朋友?”勇利看着维克托。
“你刚看到了。”维克托点了点头。
“有过几个?”勇利的眼睛有点红。
“记不得了,快喝。”维克托把瓶口扭开。
“你喜欢女的?”
“不然呢?”维克托觉得有些麻烦,不知道勇利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那我呢?”勇利一直低着头,让维克托看不见他的表情。
“你?你是我学生,好了,快……”维克托话音刚落,自己便被扑倒在了地上。
“学生?”勇利笑了笑,“只是学生?”
手抚上维克托的唇,整张脸凑近维克托,两片柔软贴在一起,短暂的接触让维克托脑子一片空白,等维克托意识到的时候勇利已经起开了身。
“勇利,你怎么了?”维克托诧异于勇利身上的气场和以往完全不同,这种感觉,很奇妙。
“怎么了?”勇利笑了笑,喝下了神水,随即而来的是刻骨铭心的痛,喷出了两口血,大拇指把血液抹掉,娇嫩的唇染上了红色,就像凡间女子抹口红那样,然后看向维克托,“你还不明白吗?“
勇利的翅膀第一次展现在维克托面前,可那却不是他熟悉的白色,而是黑色,勇利原来褐色的瞳孔也有了一抹红色:“我,成为了堕天使,你想知道原因吗?”
勇利的身子再次欺上了维克托,食指抚摸着维克托的唇,酥麻的感觉从嘴唇传来,这让维克托感觉不妙,却又不想把他推开。
“因为你。”勇利笑了笑,“既然这样,维克托你是不是要给我赔罪,最起码,把你的身子,交给我?”
“勇利!”维克托的语气带着些许恼怒。
“生气了?呵……”勇利起了身,眯着眼睛看着在自己身子下方的维克托,“世人知道了,是因为大天使长而导致的天使堕落,他们会怎么看?堕天使什么的,大天使长应该最明白了吧……”
此时,一个堕天使突然来到勇利身边,跪拜下去:“大王,我们等你重返地狱很久了。”
勇利跟着那个堕天使走出门外,当他到门口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维克托:“如果不想别人知道,三天之内来地狱找我。”
勇利原本的黑色短发变成了长发,只见他挥了挥手,整个人就消失了,原先站着的地方只留下一根羽毛。

维克托知道刚刚那个堕天使什么意思,地狱五百年前的预言:
黑不是黑,
白不是白。
黑白相容,
魔王再现。

而魔王,就是堕天使的王。
堕天使,地狱里最强的存在。
而这些,勇利都知道。
而他更明白,魔王的羽毛,可以带人进入地狱。

勇利,我该怎么办?

【第四章 完。】
评论 ( 3 )
热度 ( 43 )

© 残雪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