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雪柠
微博@雪柠酱_全力填坑中 豆腐ID:残雪柠
主攻维勇甜文 热衷给太太们打call
文笔修炼期。

《罪》 第三章

《罪》 第三章

天使维x堕天使勇
全文奥尤注意
私设有
HE OOC
收录本子
———————正文———————

勇利的日常学习十分无聊,只有法术练习和阅读书籍而已,然而就是这么枯燥的日常,他却觉得因为和维克托在一起而有趣许多。
“维克托,快看快看,我会起死回生了哦~”勇利一脸骄傲地拉着维克托跑到一株干枯的花朵面前,说了几句咒语,那花便一点点地恢复成原来的样子的颜色,最后变得生机勃勃,焕发了以往的光彩和芬芳。
“我没有看错你,勇利,你真的很有天赋。”维克托揉了揉勇利的的头发,柔软的触感让他忍不住多摸了几下,“起死回生这个法术我学了八个月呢,没想到你短短半年就学会了,真是后生可畏。”
“这都是维克托的功劳。”勇利笑了笑,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抱住了维克托的胳膊不放,“对了维克托,你今天的药吃了吗?”
“还没有。”维克托摇了摇头。
“那我马上给你端过来,下午茶吃红茶配松饼可以吗?”勇利睁大了眼睛问。
“你看着去办就可以了。”维克托看着面前跑跑跳跳去给自己端药的勇利,忍不住笑了笑,勇利当自己徒弟已经快两年了,这两年来维克托觉得勇利的变化是越来越大:从一开始的不敢接近和崇拜,到现在的淡然自若和粘人,让维克托越来越喜欢这个徒弟。
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胸口,每到月圆之时,体内残留的毒素便会发作,毒素通过经脉遍布全身,那仿佛要吞噬自己的感觉便会反复折磨着自己。
而这病根,是他看到勇利处于危险之中自己奋不顾身扑上去而落下的。
维克托明白勇利知道自己会忍受钻心之痛,每当自己吃药之时都会忍不住愧疚,在自己的面前强摆笑颜,自己的内心却备受煎熬。可他在这一点上却是一个懦夫,他不敢去安慰勇利,害怕勇利那颗玻璃心会因为自己的劝说而伤得更加透彻。

天使的心一旦破碎,便有概率魔怔,最终堕入地狱,成为堕天使。

维克托不想因为自己而给勇利带来这么危险的后果。
他只能闭口不谈,在毒发的时候听着隔壁房间勇利的祈祷声,独自忍受痛苦,只是为了那一个概率,那个祷告,和勇利的一生。
勇利每晚的祈祷是:“神明大人,我,胜生勇利,只有一个愿望希望您能满足,请您让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身体快点好起来吧。”
而在厨房热药的勇利,则是紧闭眼睛,用小刀把自己的手腕划开,血滴进药里,直到血快要到碗口的时候才停下,用咒语把手腕上的痕迹消除,再把药倒进血里搅拌均匀,才把药端给了维克托。
维克托猛地把药喝完了,用纸巾擦了擦嘴,捏了捏勇利的脸蛋:“麻烦你了。”
“不麻烦的。”勇利应了一声,把碗端回了厨房,只要是为了维克托,他干什么都愿意。
两个各有心事的人,闭口不谈,只是用笑脸掩饰自己,应对对方。

当勇利把下午茶端给维克托的时候,维克托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勇利,你每天给我的一罐红色液体是什么药啊?”
勇利的动作顿了顿,过了一会才回答道:“优子给我的药,我没有细问。”
“可昨天优子问我药效果好不好的时候,只说了有那个深褐色的药啊。”维克托看着低着头不敢看自己的勇利,心里没来由地上来了一阵火意。
小猪宁愿撒谎也不愿意告诉自己理由,是因为优子吗?
“可能是我记错了吧,也许是我们家里的偏方,之前给优子看过了说可以用我才用的。“勇利依旧低着头,心里不停地对着优子道歉,虽然优子的确说过天使血对毒有帮助。
“偏方?“维克托一把抓住勇利的手腕,让勇利皱着眉头“嘶”了一声。维克托的目光暗了下来,把勇利的袖子往下捋,便看到了一道道浅浅的刀痕,一看就知道是被人故意用法术隐藏起来的。
“天使血?”维克托的声音听不出情绪,勇利明白这代表维克托现在非常生气。
“ 优子说天使血能解百毒,虽然此毒刁钻,却也能压制,我只是想让维克托不那么痛苦而已……”勇利的声音越来越轻,维克托的脸色却越来越不好,自己竟然喝了面前这家伙的血,而且一喝就是大半年,他不知道天使血对于天使来说有多重要吗?

“抬起头来。”维克托冷冷地说。勇利乖乖抬起头,便看到维克托把那一瓶天使血扔到地上砸个粉碎,瓶子里的血把地面染成了红色。
“我不会再喝你的血的。”维克托把勇利的手腕放下,自己走回了屋子,留下勇利一人望着地上的血迹。

为什么不行?
为什么只有我不行?
为什么
为什么尤里就可以?

记忆忍不住回到三天前,尤里·普利赛提来找维克托的画面:

【第三章 完。】

PS:微博最近出问题了,不能在评论里评论,回复和艾特了,我也很无奈啊……
给各位小伙伴和主页君带来不便真的很抱歉QAQ
周更三篇的我给自己点赞。
评论 ( 2 )
热度 ( 44 )

© 残雪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