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雪柠
微博@雪柠酱_全力填坑中 豆腐ID:残雪柠
主攻维勇甜文 热衷给太太们打call
文笔修炼期。

我的小红帽先生

《我的小红帽先生》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X胜生勇利
OOC
#想让维恰教勇利学会love and live!
【1】
我是大灰狼,这个森林里唯一的大灰狼。虽然我觉得自己只是一只非常普通的大灰狼,但很显然别的动物并不这么觉得。
“勇利!今天可以你家做客吗?好久没有吃勇利的炸猪排盖饭了呢……”
没错,站在我面前的就是小松鼠披集。
“勇利,今天也辛苦你了,要吃一点苹果派吗?”
“勇利,又有一个小红帽站在森林入口了哦。”
还有森林里其他的朋友。
很难想象,我似乎生下来就得到了大家的宠爱。我不知道是因为我是这个森林里唯一的一头狼,还是这个森林里唯一一个会做炸猪排盖饭的动物的原因。
虽然很难想象,但这的确就是我,一个随处可见的大灰狼胜生勇利的日常。
哦,对了,还有一点就是我要每天都护送我的小红帽小姐来看望她的外婆。

【2】
今天的小红帽小姐也依旧来看望她的外婆。
我躲在森林后面,悄悄偷看这位小姐的动作。
糟,糟糕了!小红帽小姐前面就是猎人设的陷阱了!
“请停下来,小红帽小姐!”
伴随着稻草被踩碎的声音,我心底一凉:天哪,小红帽小姐不会受伤了吧……
“大灰狼先生,请问您有事吗?”
我看到心心念念的小红帽小姐突然从上方冒出来。
诶,原来是我掉进陷进里了啊。
“没事没事,小红帽小姐没有受伤就太好了哦!”
“可是,您的伤口一直在流血,很糟糕的样子呢……”
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手臂被木刺炸了一个大洞。不好意思地用毛绒绒的爪子挠挠头再捂住伤口:“我没有关系哦,小红帽小姐还是快点去看望外婆吧,我马上就会好的!”

【3】
我没有想到的是小红帽小姐最后还是留了下来,并且是用公主抱抱着我爬藤蔓上去的。
请原谅一头粗鲁的熊的无理吧,这还是勇利第一次如此靠近人类女性。我虽然看不到自己的样子,但是绒毛下的脸早已经红了个彻底。
森林之神啊,她的秀发,她的馨香,她的心跳,一切都迷人极了。
“现在您怎么样?大灰狼先生?”
“哦,我很好,你不必这么担心我。”
我的眼里只有她一头的银发,在森林绿叶的衬托下更是好看的紧。
我看她靠近我,拿盖在篮子上的餐布给我包扎伤口。
这是何等的荣幸,我竟然能够让小红帽小姐给我包扎伤口呢!
我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她似乎是看出了我的心情,用手抓住我的爪子:“想和我一起去拜访外婆吗?”
脑袋里像放了烟花,晕乎乎地点了头,在不知不觉中就来到了外婆的门前。
小红帽小姐的手有点粗糙,是因为帮外婆经常干粗活吗?

【4】
“外婆,小红帽来看你啦!”
“维恰,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喊我外婆喊我外公的吗?”
“诶呀诶呀,反正雅科夫外公戴围裙的样子很可爱嘛。”
我没有想到屋子里的人类不是女性而是男性,一时间有点束手无措。刚刚想偷跑,结果却被小红帽小姐一把抓住。
“好了雅科夫外公。你看,这是我新交的朋友,大灰狼先生哦!”
朋,朋友?
甜蜜的炮弹接踵而至击中我的心口,逃跑的念头也被我摈弃在脑后。
只要能和小红帽小姐成为朋友,拜访这位叫雅科夫的人类也完全没有问题!
“你就是那头叫胜生勇利的狼?”雅科夫上下打量着我,视线最后落到了我的肚子上,“看起来没有什么攻击力,进来吧。”
我很想抗议没有什么攻击力这句话,可是想了想被小红帽小姐公主抱的往事,又揉了揉自己的肚子,最后还是低着头进了屋子。
看来还是要多锻炼,这样才能更好地保护小红帽小姐了呢。

【5】
人类的屋子很温暖,里面充斥着面包的香味。鼻尖贪婪呼吸食物的味道,自己的肚子也似乎有点饿了。
“呼,还是到雅科夫这里舒服多了啊。”
我眼睁睁看着小红帽小姐连帽子带头发一把抓起丢到沙发上,又把裙子脱了的场面。
还是银发,但额头看起来有点危险。旧裙子下是崭新的西装,脖颈处的喉结显眼极了。
还有,那铺面而来的雄性气息。不同于先前温柔的女儿香,这种危险感让我不由自主绷紧神经。
“啊,还没有和大灰狼先生做自我介绍呢。我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不是小红帽小姐,而是小红帽先生呢。”
“很高兴认识你,胜,生,勇,利~”
总感觉脑海里有什么东西破碎了。

【6】
辛辛苦苦守护了十年的小姐突然变成了先生,这个打击对我来说有点大,半天没有缓过神来。
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瘦弱的先生可以公主抱送我出来,更是对我这头胖胖笨笨的狼一点都不害怕。
沙发上的裙子似乎也很不甘心,我揪着桌布,问维克托道:“那,维克托为什么要装成女孩子呢?”
“这是因为……”“你不需要了解这么多。”
雅科夫一脸严肃地盯着我,黯了神色趴在桌子上,就连面包都不能使我的心情好起来。
“雅科夫,没关系啦。”维克托揉了揉我的头,又凑到我耳边低语,“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可是一个逃亡的王子呢。”
耳朵被热气吹得极痒,忍不住抖抖耳朵,看着边上的人一副笑颜如花的样子,心底没来由地一顿烦躁。
“我可以保护你的。”
他听到我的话笑了,摇摇头:“你拦不住他们的。”
我没了声,可是保护维克托不就是我的职责吗?

【7】
后来的日子,我还是保护着我的小红帽先生。有了变化的是,他的篮子里有放着给我的炸猪排,而我也可以光明正大地走在他身边。
“他们要来了。”
在我扑进皮罗什基时,我听见维克托说了这么一句话。
一年过去了,变大的除了我的肚子,还有这座森林里的防御工事。我从没想过,在一片祥和的森林里,竟然暗暗放置着这么多人类的陷阱。
我从面包堆里钻出来,心底由衷地讨厌这种被蒙蔽的感觉:“你们害怕的到底是谁?”
“女巫的诅咒。”维克托望着门外飘扬的雪花,一年的时间足以让一个人变化许多,“在我二十八岁这天,将会有血光之灾。”
“勇利,我明天就二十八岁了。”
女巫的诅咒,除了施加诅咒的女巫来解除之外别无他法。
我知道的。

【8】
我没离开他一步。
我就这么跟在维克托身后,像个木偶。眼睛也不敢多眨几下,生怕这个人从我的世界里离开。
“勇利,该来的总会来的。”
我沉默着,依旧是紧紧攥住他的衣角不肯放开。
维克托不明白我在担心着什么,可我自己清楚极了。
我害怕失去维克托。
我很少有过像现在这样能够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么的时候,而仅有的一次,也是认定了要保护小红帽先生。
失去了想要守护的东西,那么我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呢?

【9】
维克托还是消失了,以另外一种方式。
他被抓回了自己的国家,连带着雅科夫一起。
而我也受了伤,足足养了三个月才勉强恢复。
但是恢复了又有什么用呢,我这么想着。
那个人再也不会出现在森林入口,主动到自己面前求保护,再塞给自己一个热乎乎的炸猪排。
也再也不会去偷雅科夫刚刚做好的皮罗什基,然后跑到森林深处一起吃个干净。
更不会和自己在森林里捉迷藏,最后瘫成软泥的自己抱回洞穴里。
自己想要保护的东西还是不见了。
我把自己缩成一个球,在寒冷中入睡。

【10】
为什么会想要守护小红帽呢,这个原因我至今也不明白。
我只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曾经看到一个带着红帽子的孩子站在森林入口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
他不怕生,甚至是扑倒我的身上:“大灰狼先生,请问你知道雅科夫在哪里吗?”
我想了想,记得那个刚刚搬进来的男人似乎叫雅科夫,于是抱着他走向小木屋。
那个孩子很听话,只是时不时地会在我脸上偷亲一口:“这是给先生的谢礼!”他坚持这么说。
我把他放到门口,帮他把帽子给摆正。正欲离开,却被人的手抓住了尾巴。
“我以后也可以来找先生吗?”
“不行,我可是一头狼,我的爪子会伤害到你的。”
小孩一脸沮丧地进了屋子,而我回到洞穴,满脑子都是他委屈的小脸蛋。
还是,偷偷保护他好了。
于是我偷偷地跟在他的身后,看到他安全到家时便躲在门口的石头旁,等人安全走出森林再心满意足回到家。
今天的小红帽很开心。
我也很开心。

【11】
这次的冬眠异常的累,等我醒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间慧丽堂皇的房间。
还有一个同样额头危险的男人,他的头上带着皇冠,身份很高贵的样子。
“勇利说好要保护我的,结果食言了,我只好把勇利绑过来问罪呢。”
我这才反应过来面前的男人就是我心心念念的小红帽先生,一时间激动得什么都忘了:“维克托没事吗?那真是太好了!”
下意识地想摆摆尾巴,却猛地发现自己的尾巴不见了。再动动耳朵,结果耳朵也移到了脸颊旁的位置。
“我请精灵调配了可以使动物变成人的药水,所以现在勇利变成了人哦~”
“诶诶诶诶诶诶!”我连忙低头往下看,看到的也不再是毛茸茸的爪子。
维克托看起来很满意的样子,于是又将我打横抱起抱出门外,给那些动物们展示。
等等,动物?
“哇哦,没想到勇利这么快就脱单了呢。大家,勇利要结婚了哦!”
我看着面前的动物在那里一边祝福一边鼓掌,内心十分复杂:“等等,我怎么不……”
“只是订婚呢。”维克托把我的右手举起,我这才发现无名指上还有一枚金色戒指,“结婚要等到勇利适应人类的身体,你说对吧?勇利?”
心脏,从来没有跳过这么快。
仿佛是混沌初开,我终于明白了这些年来的坚持和快乐到底意味着什么。
这就是人类说的“爱”吧。
究竟是什么时候爱上这个人类的,我不清楚。但是我知道,以后和维克托在一起的日子,一定要比一个人待在森林里好上许多。
我有点期待以后的生活了。

【12】
一切似乎都是恰到好处,水到渠成。我们相爱,我们结婚,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我开始喜欢上了温开水,喜欢上了午觉,也喜欢上了这种日常。
这些都是维恰带给我的。
他接二连三地给我的生活带来了色彩,染上了属于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颜色。我们互相渗透,互相影响。
生活。爱。这两个词,在我的眼里不再平淡,而是甜蜜。
以后会经历些什么,我不知道。但是能够和他在一起,我想,这就是最好的结局。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评论 ( 4 )
热度 ( 71 )

© 残雪柠_全力备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