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雪柠
微博@雪柠酱_全力填坑中 豆腐ID:残雪柠
主攻维勇甜文 热衷给太太们打call
文笔修炼期。

真假难辨

《真假难辨》
CP:维克托·尼基福罗夫X胜生勇利 OOC
小滑冰一周年快乐!

【1】
台下掌声雷动,演员们谢幕后便退了场。“勇利,待会一起回去吧?”维克托朝着正在卸妆的勇利问。“不用了,我还有事。”黑发青年把假发放在一旁,细心洗去自己的女妆。
“为什么?我的保罗?”维克托从背后抱住勇利,勇利的身体一下子僵硬起来:“等房子装修好,我就要搬出去了。”
维克托愣在原地,就这么看着勇利卸完妆从自己的怀里挣脱出去,收拾好包便走出了房门。
“再见,维克托。”房门被关上,只留下维克托一个人待在房间里。
明明之前的勇利不是这样的,维克托坐在椅子上,眼底一片深蓝。以前的勇利,他不会抗拒自己的拥抱,他也不会逃开自己身边,他的眼神也是毫不掩饰地充满爱意。
而不是现在尽是逃避和受伤的眼神。
勇利真的很难搞懂呢,维克托摇摇头。

【2】
维克托和勇利相识于这部舞剧。
“听说这部剧本是你看到一个男孩子而想出来的?”维克托在酒吧里和雅科夫见了面。“没错,内容讲述了两位演员因戏生情,可是A却没有察觉自己的心意,无视了B的心意,甚至开始厌恶并逃离B。最后等B离开的时候A才发现自己的心意,等到他找到B的时候却发现他已经死了。”雅科夫把玩着酒杯。
“你什么时候也会写这种剧情的剧本了?”维克托望向雅科夫,只见他喝了一口酒,随后说道:“我不知道,当我看到他的时候,我就想出了这个故事,而且这个故事非你们两人演不可。”
于是他们便见了面。
勇利的容貌绝对不是最出挑的那种,却是最耐看最容易让人惊艳的类型。他截然不同的两种个性,使得维克托沉沦其中,无法自拔。
“为了更加了解对方,方便表演的时候情感更加真实,我们同居吧?”维克托他大胆地向勇利作出了邀请。
他们二人都知道,这只不过是拿来做掩护的借口,藏匿于借口之下得是自己那颗疯狂跳动的心脏。
于是他们对戏,他们接吻,他们做爱,几乎所有情侣之间该做的事情他们都做了。
勇利的青涩,维克托的温柔,成为了爱情的催化剂。勇利甚至想过他们会一直这样过下去,其他人也是这么想的。
“喂喂,你和炸猪排盖饭是真的情侣吗,你真的爱他?”等待勇利到来的尤里无聊地问着身边的维克托。
维克托毫不犹豫,直接给出了答案:“怎么可能,我们两个根本就不是情侣啊。”
“诶?看你们平时那么亲密的样子。”尤里睁大眼睛,不相信维克托说的话。
“别想太多了,我们根本什么关系也没有。”
“你在胡说什么!别乱说!”尤里看到勇利来到餐厅,连忙摇晃维克托,维克托则一脸莫名其妙。
勇利转身离开餐厅,用最快的速度冲进电梯,按下楼层,最后趴到酒店床上。
光是这些,就已经用光了他的全部力气。
“胜生勇利,你真是太傻了。人家根本就没说过喜欢你,你一个人在这里自作多情些什么?”眼泪濡湿了被子,床单被手指揪出一道道印记,“既然不喜欢,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温柔,要对我这么特殊呢?”
“你就是一个混蛋!”似丝绢撕裂的声音从喉咙口发出,刚刚维克托的话语仿佛一双松开的大手,令勇利的心摔得伤痕累累,四分五裂。
房门被打开,此时他最不想看见的人来到了房间内:“在餐厅等了好久都没等到你,还没睡够吗?我的睡美人?”
微凉的手指滑过敏感的脖颈,勇利下意识地奋力推去,口中大声喊着:“别碰我!”
维克托呆坐在地上,勇利通红的眼眶让他措手不及:他就这么讨厌自己的触摸吗?
“我不会强迫你的。”这是维克托离开房间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在迎来了片刻沉寂后,房间里终于爆发出一阵哭声。

【3】
勇利很快就搬了出去,家中再也没有一丁点关于勇利的痕迹。勇利的香味,勇利的毛巾,勇利的拖鞋……所有关于勇利的一切,仿佛都从维克托的生活里彻底消失。
维克托很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他讨厌勇利离开自己,他享受与勇利在一起的时间。
在跟踪勇利找到他的住所后,这是第十二次被尤里堵在门外:“我说你啊,别再来打扰他了。”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一直躲着我。”尤里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维克托:“你还真的是个笨蛋啊,既然不喜欢,为什么要接近别人?”
“我们只不过是普通的朋友。”“我不认为普通的朋友会在一起同居,难道你还没看清你的内心吗?维克托,我看错你了。”
尤里气冲冲地离开,只留下维克托一个人站在原地。
看清内心?维克托自认为他看得无比清楚,只是现在的他无暇顾及这次,他只要看见勇利。
门没有锁,维克托打开门,看到的是勇利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身边堆着许多花茎,脚早已被花瓣淹没。
“他爱我,他不爱我,他爱我,他不爱我……都是第257次了,为什么还是这个答案?”勇利的呢喃太轻,维克托没有听见:“勇利?”
“维克托?”勇利抬起头,不知以什么表情面对他,最终只是苦笑一下,“你怎么来了?”
“雅科夫让我告诉你,明天就是最后一场戏了,希望你好好准备。”
接下来呢?接下来你要说些什么?
“好好休息。”
胜生勇利,你又在干什么?妄想那个人说出“我爱你”吗?别忘了,你们根本什么都不是。
“啪嗒。”那是门被关上的声音。
“啪嗒。”那是眼泪掉落的声音。
“啪嗒。”那是希望破碎的声音。

【4】
最后一场戏,所有的演员都拿出了自己最好的状态来准备。
“该你上场了哦勇利。”米拉打开门,看到的是早已画好妆的勇利。还是那张脸,还是那个妆容,可是带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同。
那个感觉,就像是剧本里的保罗出现在自己面前。
米拉就这么看着勇利从自己面前离开,心里突然扬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帘幕被拉开,按照剧本,维克托在舞台中心独舞。
音乐越来越急促,勇利旋转着来到舞台。两人纠缠在一起,难舍难分。
“你是同性恋吗?如果你是,我就是。”勇利的眼眸充满爱意。
两个人依旧舞着,只是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远。
“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哪怕只有那么一秒?”勇利朝着维克托吼着。
不对劲,今天的勇利实在太入戏了,每一句台词就好像在说自己的内心台词。被那双受伤却又充满期待的眼睛看着,他的心底在咆哮“答应他”,为什么?
“怎么可能,我从来没有爱过你。”维克托硬着头皮说出台词,在看到勇利跌跪在地上的时候突然不安起来。
我的心脏为何跳得如此之快?我什么这么想一直和他待下去?我为什么看到他哭我会想要流泪?会想要拥抱他?
我所寻找的答案到底是什么?
“谢谢你告诉我答案,再见了。”勇利掏出一把枪,扳机被狠狠扣下。
“砰!”
不对,这不是剧本内容。
台下的观众开始流泪,淡淡的血腥味是那么难以捉摸。
维克托飞奔过去,摇晃着勇利,眼泪啪嗒啪嗒落到地上。
脉搏没有,心跳没有,呼吸没有。
“我知道答案了,我真的知道答案了。我爱你,我一直爱着你啊,求求你醒过来好不好?”维克托抱着勇利痛哭,泪水模糊了视线。
雅科夫似乎发现了不对劲,帘幕被拉上,不明所以的观众起身为这一出精彩的舞剧鼓掌。
“是我害死了勇利。”维克托摇摇晃晃站起来,“不对,这只是一场戏。勇利还没死,他会爬起来的。对……他根本就没有死……”
“你还要胡闹到什么时候!胜生勇利死了!他再也不会爬起来了!”尤里死死抓住维克托的衣领,往常温文尔雅的俄罗斯男人此时变得脆弱无比。
雅科夫没有指责什么,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节哀顺变。”
歌舞厅里的人渐渐散了,只留下维克托一人。他哭了,哭得像一个失去自己最喜爱的玩具的孩子。

【5】
维克托再也没有出现过。
只是有人说,他们曾经见到过银发男人坐在海边,就这么一直望着海面。
那个男人说,这里是他的爱人最喜欢的地方。
那个男人每天雷打不动坐在同样的位置,望着同一片海。
那个男人偶尔会和别人聊起自己的爱人,他说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也是这个世界上最狠心的人。
在巨大风暴的一天,有人看到那个银发男人去了海边,从此再也没有人看见过他。
就像他突然的到来一样,他又突然消失。
“你的离开,就是对我最大的惩罚。”人们在前一天听到他这样轻声说着,“带我走吧。”
海浪拍打沙滩,仿佛正在做着应答。

PS:竟然又写了一篇刀子 真的不是故意的qwq 这里开了一个新坑 下一篇绝对不虐!
lofter的印调也要拜托大家啦!
评论 ( 15 )
热度 ( 52 )

© 残雪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