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雪柠
微博@雪柠酱_全力填坑中 豆腐ID:残雪柠
主攻维勇甜文 热衷给太太们打call
文笔修炼期。

道士攻略手册

《道士攻略手册》

CP:维克托·尼基福罗夫X胜生勇利 OOC



【1】

森林里来了一个道士,这是一个叫批集的仓鼠妖怪告诉大家的。

“当时我正在树上吃果子,远远地就看见那个道士进来。那个道士个子小小的,长发,年龄也不大的样子,却一下子就发现了我。他看我的眼神好可怕呜呜呜……”批集一把抱住勇利,企图在挚友那里得到安慰,“后来我看到他往森林深处走了,虽然没带什么东西,可是感觉他要在这里住下呢。”

“照理来说,妖怪之森的名气在人界很旺,一般人是不敢来这里的。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他法力遮天,二是他根本就没听说过妖怪之森。”妖怪之森里最年长的妖精雅科夫摸着胡子说道。

兔子妖精季光虹默默举起爪,眨巴着他的红眼睛问:“既然他没有伤害批集,也就说明他没有恶意吧?森林深处有一个小木屋,也许他就是想住在这里呢?至于法力,我们去看看他能不能看见我们不就全清楚了吗。”

雅科夫点了点头,认为这个方案可行,于是大家雄赳赳气昂昂地朝森林深处的那座小木屋出发。



【2】

我的名字叫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是一名道士。

我的家族,因五百年前有幸得到灭妖之宝,而在道士界崛起,成为最强的道士家族。

受人追捧,惹人羡慕,身份高贵,这样的日子,我却是不想再过了。

只因我生来便会读心。

无论他们脸上的表情摆得有多好,我都能一眼看穿其心中所想。随着年龄增长,我已经开始厌恶人类这种虚伪的生物。

无论是我的师妹,叔叔,还是我的父亲。

到底谁才是世界上最不虚伪的生物呢?我思忖良久,最后才发现,竟是人类平日里最讨厌的妖怪。

于是我故意触犯家法,独自一人搬到了妖怪之森。

无论我再怎么老成,那时的我不过十岁出头,对于这里还是有点畏惧。毕竟传说在妖怪之森的妖怪都异常恐怖,吞咽人肉,无恶不作。

只是当我看到他们来一起探看我法力的时候,我发现他们根本没有那么坏,那小心翼翼的样子蠢得令人发笑。

“他哭了。”“我们一定是吓到他了!可怜的孩子……”“不管怎么样,还是先给人家道歉吧。”我听到他们和他们的心脏在那里窃窃私语。

有的妖怪带来了食物,有的妖怪为我编织花环,剩下的便替我整理木屋。有了这些妖怪帮忙,本以为需要一周的工作不到两小时就全部完成了。

“喂!”金发的老虎妖精气势汹汹地问我,这副傲娇的样子在我眼里就是小猫咪在炸毛,“现在你可以不哭了吧,人类真是难哄。”

等到妖精们都离开,我才发现我的面前还有一个小熊妖怪站在那里。

他的眼睛是那么清澈透明,他的熊耳朵是那么圆润可爱。他的个头很小,只能到我的胸口,婴儿肥的脸让他看起来更加惹人怜爱了。

“道士哥哥。”明明是一头熊,声音却和黄鹂鸟的叫声一样动听,“你真好看。”

霎那间,只觉我整个人都被一种不知名的情绪包围。身体里好像有个声音在咆哮,心脏也不知为何加速了跳动。樱花树下的那头熊慢慢向我走来,他的每一步都踩在了我的心跳拍上。

一步……两步……心跳的声音越来越响,仿佛全世界只有我们两个一般。

“诶呀,花瓣掉在衣服上了。”声音从下方传来,我低头望着那妖怪正踮起脚帮我抹掉花瓣。

那一刻,我竟是希望那花瓣牢固点,再牢固点……



【3】

勇利最近很苦恼,他貌似把新来的道士哥哥给吓晕了。

虽然他只是夸了一下人家,帮人家去掉衣服上的花瓣。可一想到那小道士当时看到妖怪吓哭的样子,一切似乎又显得非常正常。

是他长得太恐怖了吗?勇利揉着脸颊望向湖面上的倒影,又张开嘴露了露牙齿。

唔……该不会是说话时牙齿吓到了道士哥哥吧。

维克托悠悠转醒,发现自己正躺在塌上。坐起身摇了摇头,回想起自己刚刚晕倒的事情,本就白皙的脸染成了羞红的绯色。

“道士哥哥,你醒了吗?”敲门声响了三下,不等维克托反应过来,门便被推开。不安的小熊捧着一盘烤鱼走到屋内,看到维克托的醒来很是兴奋。刚刚嘴角扬起,却又想起了什么马上让嘴唇遮住自己的牙齿。

勇利把盘子送到维克托面前,湿漉漉的大眼睛里全是期待。维克托低头看着这盘烤鱼,盘子是临时用木头做的,做工并不细致,却很贴心地放了片洗过的荷叶,再将烤鱼放上。

维克托接过盘子:“给我吃的?”勇利马上点点头。维克托刚想谢绝,却被肚子传来的咕噜噜打断。抬眸看了一眼勇利,见他眼中并没有揶揄之意,也就张嘴咬下一小口。

本以为平淡无奇的烤鱼味道却是令人惊叹不已,鱼刺被一根根取出,鱼肉鲜嫩多汁,完美地保存了水货的鲜味。维克托也是饿昏了头,此时顾不上什么礼节,一盘子的烤鱼竟叫他在三分钟内给消灭个干净。

吃的心满意足的维克托看到勇利欲言又止的样子,才发现有一丝不寻常,连忙问道:“你为何不说话?”

“如果我说了话,道士哥哥又会被我的牙齿吓晕倒的……”勇利用手捂住嘴,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

维克托愣了片刻,而后大笑起来:“我才不是因为你的牙齿晕倒的呢,我是因为……”

“因为?”惊觉自己差点说漏嘴的维克托连忙止住,编了个借口糊弄满脸好奇的勇利:“当然是因为我饿了呀。”

勇利并没有察觉有什么异样,只是为可以继续和维克托说话而感到开心:“那……那我以后每天给你做饭吃,道士哥哥就不会饿啦。“

“我的名字叫维克托。”鬼使神差地,维克托缓缓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勇利闻言笑了:“好好听的名字呀!我叫胜生勇利。维克托,这样的话,我们就是朋友了吗?”

“嗯。”



【4】

时间过得很快,如今的维克托已然是一位翩翩少年郎,而勇利虽然个头也长了不少,却还是没能超过维克托,为此还气了好几天。

“维克托,跑慢点……”勇利气喘吁吁地跟在维克托后面。自从五年前因为冬眠而增长了好几倍的小肚子被维克托发现后,便被强拉着每年春天绕着森林跑步。

维克托余光瞄了一眼后方,棕色的小耳朵不安分地乱动。嘴角悄悄上扬,脚步也放慢了许多,口气依旧十分严厉:“你还想被别人笑你的肚子吗,不想就快点跑。”

勇利不再说话,当时因为肚子而被维克托和尤里笑话什么的实在是太难堪了。虽然妖精不用冬眠,可是勇利十分享受这种感觉,在温暖的窝里吃着食物甜蜜蜜地睡着无疑是每年最好的寄托。

“快到了。”冷酷的声音里参杂着不易察觉的甜蜜,树叶的间隙中隐隐约约夹杂着粉色。

勇利迷迷糊糊地被拉到樱花树下,这里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而在樱花树下,出现了一张张熟悉的面孔:“雅科夫爷爷?尤里?”

“勇利,我们结婚吧?”维克托身上的衣服不知何时变成了喜庆的大红色,勇利衣服的变化也和维克托一样。勇利结结巴巴地看着这一切,事情的发展令他猝不及防。可是如果定下心来询问自己,他到底愿意吗,答案却是十分肯定。

他似乎在不知不觉中,也爱上了这个人类。

好像从他们见第一面起,那种羁绊的感觉便越来越深,最后竟入了骨髓,刻在了灵魂上。

“勇利,跟随你自己的心。”宽子看着面前的一对壁人,了解自己儿子的性格,温柔地出了声。

是了,想做什么便去做吧,跟随自己的心。勇利这下只觉心境澄明,步伐也似乎轻快了许多。

维克托束手无措地看着挂在自己身上熊抱的妖精,一双手不知该放在何处。“维克托。”勇利双手捧着维克托的脸,“我们结婚吧。”
评论 ( 7 )
热度 ( 55 )

© 残雪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