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雪柠
微博@雪柠酱_全力填坑中 豆腐ID:残雪柠
主攻维勇甜文 热衷给太太们打call
文笔修炼期。

《如果是你的话》 十八

《如果是你的话》第十八章
心理专家维X见习医生勇 私设有 OOC
完结撒花

时光匆匆,维克托和勇利在长谷津一待就是三年。在这三年里人们很轻易地就接受了这新来的俄罗斯人,而他俊美的外表也为长谷津对他的好感拉了不少分。
“勇利哥哥,勇利哥哥,今天维克托哥哥会来吗?”学校里的孩子们一见勇利的车停在操场上就扑了上去。
“会的哦。”勇利笑眯眯地跟维克托一起下了车,十分有耐心地回答孩子们的问题。
等从学校离开后,维克托一下子从背后搂住了勇利:“勇利只看小孩子都不看我,真是太狡猾了啦!”
勇利哭笑不得,不知道是不是之前自己不告而别的原因,维克托的安全感越来越低,几乎是自己去哪他就去哪。而在家里,像这样的撒娇也是十分常见。
他并不打算解释什么,而是直接吻上了维克托。
“我是你的。”勇利松开维克托,用烫得发红的脸颊面对着维克托。维克托愣了一下,手指不自觉摩挲一下自己的嘴唇。
“嗯,你是我的。”
两人一起经营着勇利的诊所,虽然维克托曾多次建议把诊所改建成医院,但勇利更喜欢小诊所的平静生活。
而这生活被一阵铃声打破。
“是维克托少爷吗,家主快不行了,希望您能赶紧回去。”电话那头雅科夫焦急的声音通过话筒传到两人耳中。
勇利看了维克托一眼,银发下垂遮住了他大多数的面容,可那眼眸里的阴霾却是遮也遮不住的。
“他不配。”冷漠的语气从维克托口中说出。
雅科夫沉默了一下,随即说道:“您是家族的继承人。”
“那我便不要这继承人的位置。”修长的手指往挂机键按去,勇利连忙拉住他:“维克托,他好歹是你父亲。”
“一个不顾孩子安危的父亲?”维克托的话噎住了勇利。
身在俄罗斯的雅科夫咬了咬唇,看着手术室门口亮着的红灯,终是恨下心说:“家主他,也是有苦衷的。家主小时候,也经历过这些。”
“所以他也想让别人尝尝这个滋味?”维克托没好气地回答,要不是勇利在边上他可不会有这么多的耐心。
“说出来您可能不信,这是家族训练继承人的方式。身为尼基福罗夫家族的继承人,必须要没有弱点,包括自己的家人。所以,家主只有让您记恨上他,才能保证尼基福罗夫家族的繁荣昌盛。”雅科夫叹了一口气,将事情的始末统统交代出来,“而夫人,也根本不是难产,而是为了保护家主而死。在您被拐一年后,尼基福罗夫家族的对手鄂多米尔家族组织了暗杀行动。曼斯特·普利赛提,也就是尤里少爷的父亲,和夫人替家主挡了两发子弹身亡。”
“可是这一切不能被外人知道,所以谎称母亲难产,也就是那时候鄂多米尔家族没落。而因为没有想到训练过程中有勇利这个变故,因此对我的训练也提前结束是吗?”维克托隐隐约约猜到了结尾,联想到被拐当时的种种可以行为,他大抵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雅科夫的沉默说明了一切。
维克托也没有说话,过了一会才开口道:“父亲当年……训练得如何?”
“左目暂时性失明,身上有二十七处刀伤,小腿骨骨折,营养不良,贫血。刀伤伤及要害的就有十一处,病根就是在那时候落下的。”
维克托没有再说话,三个人就这么诡异地继续通话着。
“您……”雅科夫刚开口,就马上被维克托打断了,“准备直升机,我和勇利马上去。”
耳边响起的电话挂断声告诉雅科夫这并非是梦,满是沟壑的脸上此时正流淌着泪水。
老爷,您的儿子终于原谅您了。

维克托和勇利很快就来到了病房,他们望着刚刚做好手术还没有苏醒的艾瑞克斯。
“其实,你们都没有做错。”勇利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别人,憋了半天也只憋出了这么一句。
维克托继续沉默着,他的双臂却搂住了勇利。
勇利能感受到自己的肩头被泪水濡湿了,他轻拍着维克托的背,让他好受一些。
平常风度翩翩优雅万分的维克托此时在勇利面前脆弱得像个孩子,勇利听见他断断续续地说道:“如果……如果他早一点告诉我……”
勇利仿佛看到了那个银发少年,在他人面前乖巧可爱,在深夜却蜷缩着身体偷偷哭泣的样子。
这和他以前的样子,又有何不同?
“我想,在他知道真相的时候,就该想到今天的局面了。”勇利安慰道,“这是他选择的路,所以你不用自责。”
病床上的老人悠悠转醒,八年令他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脸上的皱纹更多了,白发也代替了黑发,肌肤上出现了些许老人斑。
“你恨我吗?”艾瑞克斯的声音带上了些许疲惫。此时的他再也没有以往的意气风发了。
见维克托不语,艾瑞克斯只是苦笑。他用他那颤颤巍巍的手从怀里掏出怀表,怀表上的女人正是维克托的母亲:莎娃。
“一开始执行这个计划,你母亲她是情侣拒绝的。哪个母亲希望自己的孩子受罪呢?在这件事上我很强硬,直接把你送了出去。莎娃知道了之后就和我赌气了好几天,如果知道一年后发生的事情,我是死也不会把你送走的。莎娃临死前,还在请求我把你带回来,可是我还是辜负了她的遗愿……”艾瑞克斯抚摸着怀表,眼中满是痴情,“这大概就是惩罚吧,莎娃对我的惩罚。我认了,可是维克托,答应我,千万不要记恨你的母亲。好吗?”
维克托点了点头,艾瑞克斯更加激动了,他就这么直直地盯着前方:“莎娃,你来接我了吗?快看,这就是我们的儿子,你开心吗?”
艾瑞克斯渐渐闭上眼睛,嘴角的笑容也在放大。
“父亲,再见。”维克托最终对着艾瑞克斯说了一句,勇利惊奇地发现艾瑞克斯流泪了。
没有人知道艾瑞克斯到底有没有听到维克托的话,也没有人知道艾瑞克斯的眼泪是忏悔还是喜悦的眼泪。

根据遗嘱,维克托继承了尼基福罗夫家族,而他选择将26%的家族股份让给尤里,让他成为最大的股东。
办完了这些事,他便顺手将公司交给雅科夫和尤里管理,自己则和勇利去全世界游玩。
“你知道吗,在遇见你之前,我的人生都是为了复仇。我也想过,如果父亲死了,我的人生似乎也没有继续的意义了。可是就是因为遇见了你,我的灵魂才有了存在的意义,我才明白或者有多么美好。”维克托搂着怀里的爱人,他的爱人似乎是特别被上帝宠爱,即使过了这么久看上去也比实际年龄年轻了好几十岁,“你说过要和我永远在一起的,怎么如今却不守信用了呢?”
“维克托,勇利已经死了,你就接受事实吧。”来探望他们的尤里见维克托紧紧抱着勇利的尸体,忍不住劝到,“都九十几岁的人了,还这么顽固不灵。”
维克托是眼里闪过偏执,他仿佛没有听见尤里的话:“答应好了一起走,你怎么这么调皮呢。没有了你的我,又为什么要在这个世界上?你永远都别想离开我,你是我的,知道吗?”
尤里见维克托的状态不对,也不顾自己的身子了,直接吼道:“老秃子你干了些什么!”
“我只不过是给我喂了安乐死的药水罢了,没想到药效发作得这么快。”维克托越来越困,声音也越来越轻。
“你是疯了吗!”维克托看着面前的老人怒目圆睁地看着自己,不由得笑道:“对啊,我就是疯了。没关系,只要能和他在一起,疯了又有什么关系?”
勇利的作息非常健康,却意外得了绝症。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勇利却笑着对他说:“安乐死吧。”
勇利是多么有自尊心的人啊,他怎么能允许被自己的爱人看到自己在不久的将来仅靠呼吸机吊着一口气的样子呢?
只是他低估了维克托,没有想到他会和自己一起离开。
勇利记得很清楚,在他弥留之际看到维克托也喝了这个药水时,眼泪顿时喷涌而出:“你这个笨蛋,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如果是你的话,我情愿变成一个笨蛋。”
饶是听过无数情话的勇利,此时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他这辈子听过最美的情话了。
“维克托。”
“嗯?”
“我们还能再见吗?”
“一定可以的。”
“嗯,约定好了哦。”
下午来查岗的小护士发现,病床上两个老人抱在一起,无论怎么移动他们就是不分开。
“他们的感情一定很好吧。”小护士满脸羡慕地对她的同事说。
“真是太好了呢。”
评论 ( 6 )
热度 ( 41 )

© 残雪柠_全力备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