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雪柠
微博@雪柠酱_全力填坑中 豆腐ID:残雪柠
主攻维勇甜文 热衷给太太们打call
文笔修炼期。

《你是什么味道的呀?》

《你是什么味道的呀?》
CP:维克托·尼基福罗夫X胜生勇利
部分奥尤 无脑小甜饼 有车 OOC
SM dirty talk等注意逼雷

【1】
在甜蜜王国里,所有的居民都是糖果小人,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味道。
甜蜜王国有两个不成文的规定:第一个是糖果们只要满一岁便算成年,另一个则是甜蜜王国每年要将最甜蜜的糖果献给他们的神明:人类。
传说每当献祭的时候,被献祭的糖果将会得到被神明的品尝的机会,还可以来到神明的世界。
所有的糖果都希望自己能被选上,这是他们一生所追求的至高荣耀。
而今年最甜蜜的糖果是有“妖精”之称的金箔巧克力:尤里·普利赛提。
“恭喜你啊,尤里,你刚成年就被选上了呢。像我这样随处可见的糖果,果然不能去神明的世界啊。”勇利祝贺尤里,说到后面声音却越来越轻。
尤里看着这个面前比他大十几天的巧克力邻居,心里也有些不好受,如此一来以后他就再也没法见到勇利和他的炸猪排盖饭了。
一个巨大的物体缓缓从天上落到地面,尤里清楚那就是神明的手。他咬了咬唇,转身拉过勇利登上手掌:“你答应过一直给我做炸猪排盖饭的,不许反悔!”
手掌渐渐离开地面,最后连整个甜蜜王国都不见了。勇利就这么呆呆地望着这一切,心里满是对尤里的感谢:“谢谢你!”
看到尤里别扭第钻过头去,他便继续抱着神明的手指往下看。可不知道为何,他的注意力一点点地放在了神明的手指上。神的手指好香啊,是勇利从来没有闻过的味道,这是一种新的糖果吗?勇利心里暗暗想着。
“Wow,今年是买一送一吗。”两人被送到人类面前,在被打量的同时他们也在观察神明:这个神明比史书上任何描述的文字还要好看,尤其是那一双眼睛,就像海水一样,只让人沉迷于此。而一头银色短发比夜空中的星星还要耀眼,他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动人心魂,这就是神明吗?
“我叫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是一位魔法师,一位人类,也就是你们口中的神明大人。”银发男人彬彬有礼地介绍着自己,“你们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尤里·普利赛提,是今年的甜蜜糖果。”平时一贯高傲的尤里如今面对维克托有些拘谨。
“很好听的名字哦。”维克托点点头,随后看向那个紧紧抱住自己指尖的小人,“你叫什么?”
“胜……胜生勇利……”双臂无意识地收紧了一圈,原本透白的脸上此时染上一些绯色。勇利的声音小得自己都有些听不清楚,维克托却笑了:“胜生勇利是吗,很可爱哦?”
我得到了,神明大人的夸奖?
勇利只觉得自己的脸更烫了,这一举措让维克托开怀大笑起来。
被……被笑话了……
几乎是羞愤地把脸藏在维克托的手指后面,意识到了身体还在手指外边被人看见,索性趴在维克托手心上装死。
「好可爱……」维克托用另一只手捂住嘴巴,强行抑制住喉咙口的尖叫。
糟糕,这样只会更想去逗弄他了啊。

【2】
维克托在心中暗暗告诫自己要矜持一些,随后把两人带到一个玩具房子面前。虽然是个迷你房子,里面家具的材料却是顶尖的,而这房子对两人的体型来说也正好。
“哎呀,当初不知道还会来一个人,所以房子里只有一个房间呢。”维克托一副很头疼的样子,而后像想到了什么,眼睛瞬间亮了起来,“那么勇利就和我一起睡好了?”
“诶?和神明大人?”勇利睁大了眼睛,他是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遇上这种事情。
维克托不由分说捧起勇利,小心地带着他来到自己房间:“叫我维克托。”
“维克托……”勇利轻声喃喃,完全没有注意维克托听到他喊自己名字时的奇怪神情。
维克托先将勇利放在棉被上,然后又从冰箱拿过几块冰块,一脸担心的问:“会不会觉得热?”
勇利摇了摇头,非常认真给维克托科普:“我们糖果人是不会融化的,维恰你不需要担心哦。”
维克托想了想也是,是自己关心则乱了,便打算把冰块放回去。突然想到好像有什么不对,再问:“你刚刚喊我什么?”
“维恰啊,因为维克托这样总感觉有一点点怪。不不不我不是在说你名字不好,而是因为这样觉得有点太陌生了,感觉就是陌生人这样。我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唔我到底在说什么啊!”看着面前语无伦次的小人,维克托憋着笑,勇利却认为他生气了,便小心翼翼地问,“不可以吗?”
维克托只觉自己的心都要化掉了,连忙点头:“当然可以,我很喜欢勇利这么叫我哦。”
勇利马上笑起来,左右摆着头,嘴中不停叨念着“维恰。”
而在晚上,维克托和勇利面对面睡觉。面前的小人传来并不平缓的呼吸声,眼睛也闭了起来,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一看就知道是在假睡。维克托也不揭穿,他悄悄闭上眼睛,猜测着勇利想要干什么。
勇利见维克托睡了,便睁开眼睛,将小脸凑近维克托。“那么好闻的气味,维恰的味道一定很好吧?”
嘴唇慢慢凑近,在距离另一瓣嘴唇还差一厘米时勇利停住了。随后在维克托的后面传来了翻滚声,原来是勇利正为自己刚刚的行为而羞愧不已。
唇角微微勾起,装作不经意地搂过勇利,维克托把他拉到自己怀里,然后贪婪地呼吸着怀中人身上散发的甜味。
勇利惊讶极了,听着维克托的呼吸声,耳朵和脸莫名其妙烫了起来。他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只能呆呆地躺在维克托怀里,伴着他身上的薄荷沐浴露味入眠。

【3】
在记忆里,维克托已经很久没有睡得如此香甜了。看着自己怀里毫不自知继续散发着甜腻香味熟睡中的小人,忍不住用下巴蹭了蹭他的头发。
“唔……早上好,维恰……”勇利迷迷糊糊地揉着眼睛,慢慢爬起身,毫无防备的神情只让维克托觉得心脏被什么击中一般。
维克托什么也没说,只是非常严肃地把勇利捧到自己面前,然后问:“我能品尝,你的味道吗?”
勇利的脸一下子通红,要知道,只有两个相爱的人之间才能品尝对方的味道。因此,这一句话在甜蜜王国里就如同人类世界的“我爱你”一样,是一句用来表白的话语。
可是,维恰可是神明啊。自己只是一个糖果罢了,他怎么可能看上我呢?只不过是因为新鲜而已吧……
维克托看到勇利低着头闷闷不乐的样子,悄悄用读心术偷听了一下勇利的想法,见他自卑的样子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那个人是你而已。”
原本就很红的脸此时更红了些,勇利的手绞在一起,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维克托对每一个糖果人都是这样温柔吗?那到了明年,新的糖果人来到这里,他是不是就该消失了?
只可惜读心术一天只能使用一次,维克托没能听到勇利心中所想。
勇利眼睛里好不容易燃起的光又灭了。

【4】
一年的时间过得很快,维克托在这一年里并没有让他们做什么,甚至对待他们是极好的。
“生日快乐勇利,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啊?”下一批糖果人来到地球的前一天,维克托来到勇利面前笑着问。
勇利强压心中的苦涩,笑着对维克托说:“我想要变成人类,和维恰一起吃一顿炸猪排盖饭。”
维克托很快就将勇利变成了人类,随后又打算变出炸猪排盖饭,却被勇利制止了:“让我来做吧。”
勇利的动作十分流利,一看就知道经常做这种事。很快炸猪排盖饭便被端上了桌,勇利还很贴心地为尤里做了份迷你份的。
“好吃!这是上帝的食物吗?”俄罗斯男人一边大声惊叹一边快速用筷子扒拉着米饭。勇利看到维克托吃得这么开心的样子,说了一声:“我先离开一下”便走了。
“喂,你不去看看他?”尤里咬着炸猪排含糊不清地吐着字,“他可是因为你烦恼了很久哦。”
“烦恼?什么烦恼?”维克托放下碗,用食指取下嘴边的米饭再吞下去。
尤里吞下最后一口炸猪排,然后大声地嘲讽着他:“你自己干的好事你还不清楚?谁叫你表白的时候不说清楚之前的糖果人的去向,勇利可是很容易胡思乱想的,又是那么一个玻璃心的人。恐怕是怕被你赶出去所以自己先离开了吧,真是迟……”
他话还没说完,就看见维克托在空中施了一个法术,勇利便回到了房间里。
尤里:……
维克托冲到勇利面前狠狠抱住了他,红着眼眶大声询问:“为什么要离开我?”
不等勇利回答,他便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之前的糖果人不是回到糖果世界就是变成人生活了。其实每年到糖果世界带一颗糖果是我老师的意思,他说只有这样才能找到我的命定之人。真的很对不起,没有和你说清楚。”
勇利因为突然被抱住而有些束手无措,他只是去上个厕所回来就听到了维克托解释,惊讶之余更多是甜蜜。
“谢谢你,维克托。”勇利回抱住维克托,把头深埋在维克托脖颈处,大口呼吸着他身上的味道。自从心里有了隔阂,他很久没有亲近过维克托了。
“喂喂,你们要干什么好歹别在这里,还在吃饭呢。”尤里连炸猪排盖饭都顾不上吃,直接放下饭朝两个人喊去。维克托没有回话,直接施法把尤里传送到别的地方。
“尤里?”黑发男人一脸疑惑地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小人。
尤里定了定神,看到面前的人也激动的不像话,直接扑了上去:“奥塔别克!”

【5】
没有旁人的打扰,维克托这才觉得舒服多了。他望着勇利,再次说出了让勇利心动不已的话:“我能品尝你的味道吗?”

下面有车见评论
评论 ( 13 )
热度 ( 90 )

© 残雪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