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雪柠
微博@雪柠酱_全力填坑中 豆腐ID:残雪柠
主攻维勇甜文 热衷给太太们打call
文笔修炼期。

《如果是你的话》 十四

《如果是你的话》第十四章
心理专家维X见习医生勇 私设有
不知道算中度还是重度OOC请小心

两人在床上抱成一团,贪婪地呼吸着属于对方的气味。勇利似乎是累了,任由维克托帮他穿好衣服,自己则闭上眼睛睡在了维克托怀里。
“知道吗,从你回来那一天起,我就每时每刻不在想着用手掐断你的脖子,这样你就不会从我身边逃走了吧?”维克托把手放上勇利的脖子,然后渐渐收紧,“好喜欢你啊,喜欢到想把你做成收藏品不给别人看的那种。可是后来我意识到,如果真的这么做了,那么你就不会再和我聊天了吧。那样的你,只是一具空壳,不是我的勇利。而且,一想到要伤害你,心脏,就很疼。”
维克托把手放下,然后吻住了勇利,用舌头描绘着唇形。
“我想,这就是你对于我来说的特殊意义了吧。如果是你的话,我愿意尽我所能来保护你。如果是你的话,我愿意把自己变成你喜欢的样子。如果是你的话,我……”
“维克托就是维克托,我喜欢的,只有维克托。”
“谢谢你的这句话,我真的好喜欢你啊。可是如果,如果你知道了那件事,你还会在我身边吗?你说的那句话,还会算数吗。”
“我该怎么办啊,勇利。”

勇利一下子就睡到了傍晚,待他迷糊糊地爬起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维克托温柔的眼神。“终于舍得起来了,小猪猪?”维克托点了点勇利的鼻头,勇利红着脸揉了揉鼻子,随后就维克托打横抱到了客厅沙发。
“勇利,可能有点突然,刚刚父亲打电话过来说,想和我们一起吃饭。”维克托一脸歉意地站在勇利面前。“可以啊,我也很想见一见维克托的父亲呢。”勇利揉了揉维克托的头,“没关系的,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的哦。”
维克托紧紧地搂住勇利,如同要把他嵌在自己身体里一样:“谢谢你。”
神啊,如果您真的存在的话,请让这么好的勇利一直在我身边吧,不要让他再离开我了。

大街上满是圣诞气息,彩灯挂得到处都是,广场也早早放好了圣诞树。虽然离圣诞节还有半个星期,人们却是已经为了圣诞节开始做准备了。
“维克托的生日是圣诞节吧,想要什么生日礼物呢?”勇利望向窗外,看着路边厚厚的积雪。
维克托正驾驶着汽车,闻言思忖了一会,然后回答:“我倒是没有特别想要的啦,不过只要是勇利送的我都喜欢哦。如果一定要说的话,那么把勇利送给我这个礼物最棒了呢!”
勇利瞪了一下这个不正经的男人,心里却真的在盘算着他刚刚的那番话。维克托朝勇利瞥了一眼,见他认真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一下,心里被一种陌生的感觉包裹起来。这种感觉很温暖,只要得到那么一点就会觉得很温暖,这就是,被爱的感觉吗?
维克托父母的家并不远,他们只花了十五分钟就赶来了。看着眼前如同宫殿一般的建筑,勇利只感觉到了迎面而来的土豪气息以及一种异样的熟悉。
“在发什么呆呢?走吧。”维克托很自然地牵起了勇利的手,缓缓走向门口。保卫替他推开门,勇利见到奢侈却又极具设计感的内部,眼睛忍不住睁大。
“好久不见了,维克托。”维克托的父亲站在二楼俯视着两人,“如果我没记错,这是你成年后第一次过来吧。”
“是的,家主。”维克托搂住了勇利的肩膀,宣示着自己的主权,“这位是我的爱人,胜生勇利。”
维克托父亲看着边上那个对他鞠躬说“打扰了”的亚裔男子,面色缓和了些:“勇利不记得我了吗?”
勇利抬起头,眯了下眼睛,然后激动地说道:“医生老师!”
“哈哈哈,看来你还没有忘记我呢 。”维克托父亲大笑起来,“我的名字是艾瑞克斯·尼基福罗夫,不是医生老师。”
维克托默默地把傻傻笑着的勇利搂到怀里,目光十分危险。
“啧啧啧,维克托你还是老样子,占有欲这么强会把人吓跑的哦。”艾瑞克斯摇了摇头,走下楼梯,“而且这样怎么吃饭啊,晚餐已经准备好了,我们走吧。”
维克托没有回话,只是和勇利走向餐厅。勇利在维克托的怀里观察着周围,他惊奇地发现自己竟然知道这里的每一个房间是什么地方,自己身处何方。
侍女帮他们打开门,里面坐着的人让勇利有些惊讶:“尤里?”“勇利?”两个人同时喊着对方的名字。
“勇利可能还不知道吧,尤里是我一位朋友的儿子,后来那位朋友去世了,尤里便由我抚养。”艾瑞克斯笑眯眯地介绍着尤里的身世,勇利看向尤里,发现他正死死咬着嘴唇,仿佛在隐忍些什么。
三个人就座,女仆很快就把菜断了上来,浓郁的香味撩拨着众人的味蕾。“不要客气,快吃吧。”勇利见艾瑞克斯发话,说了一句“我开动了”便埋头吃了起来。
这里的一切都太过奇怪。为什么他所崇拜的医生老师是尼基福罗夫家族的家主?为什么尤里和艾瑞克斯的关系并不好?为什么他会对这里的一切这么熟悉呢?
“不要管我,快逃走!”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道声音,勇利很确定自己并没有关于这个的记忆,那么为什么他会记得这句话?
“我活不了多久了。”
“快去救……”
救?救谁?为什么一想到说话的这个人,头就会像要炸开一样?心脏为什么在抽痛?
“勇利?你没事吧?”维克托一脸担心地摇了摇勇利,“怎么掉眼泪了?”
勇利闻言才回过神来,连忙擦了擦泪珠:“因为太好吃了所以才……”
见维克托一脸迟疑的样子,勇利肯定地说了好几遍才让他暂时打消疑惑。勇利继续咀嚼着嘴里的食物,脑内却在回想着刚刚的声音。
“喂,你没事吧,刚刚看你脸色不太好。”吃晚饭后尤里来到勇利面前,“是你和维克托之间闹矛盾了吗?别多想了,我只是觉得你丧着脸的样子很难看才来问的。”
勇利回了神,笑着对尤里摇了摇头:“我没事,谢谢你。”
少年的脸马上红了,他还从来没有被说过谢谢呢。别扭地扭过头,嘴角却上扬起来。
“啊对了,维克托他们去哪了?”勇利看了看周围,没看到维克托的影子,于是问道。
尤里一脸看傻子的模样:“他刚刚被家主叫去了,你没听见吗,临走前还亲了你一下。你这今天是抽了什么风,心不安神不定的。”
“我只是想到了一些事。”勇利低下头,“看来你和艾瑞克斯的关系并不好啊。”
“呵。一个整天向别人介绍自己父亲去世的人,我为什么要和他打好关系?而且,他这是欠我父亲的。”尤里的指甲嵌到肉里,血珠随着手指砸到地上,“就是他害死了我父亲,这个仇我绝不会忘!”
勇利试图拉过少年的手,却被他一把甩开,只能站起身抱住他:“这些年,辛苦你了。”
尤里的身体在一瞬间僵硬了,勇利放开尤里,看到他呆愣的样子笑出了声。然后再次拉过尤里的手,用随身携带的迷你急救包为尤里处理伤口。
“下次可不要再自残了,我去找维克托。”勇利揉了揉尤里的头,然后走向会议室。尤里面色复杂地将手放上头顶,然后想起勇利是第一次来这,连忙追了过去。
勇利来到会议室门口,刚想敲门,却不想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欺骗那个孩子,玩着好笑的过家家游戏,真的那么有趣吗?”
“如果要说到欺骗,一开始是家主骗了所有人吧?”
“你还在因为那件事怨恨我吗?”
“没有孩子能忘记自己被抛弃的时候。”
“你不对勇利说真相吗?就这么打算骗他一辈子?”
“到时候我会和他说的。”
“呵,什么时候?你想怎么说?说因为你他的父亲被杀?醒醒吧,他不会听的。当时你被人拐走,勇利的父亲为了救你被人杀死,勇利也被拐了进去。”
“他是一个好警察。”
“现在你只会说这些吗?谁不知道警察最容易树立仇人,更何况是他那样的特警。所以他的儿子被带走了,和你关在一起。真可怜啊,杀父仇人就在面前,却傻傻地因为不忍心看到他被欺负而自己挺身而出。你说,如果他知道了,自己的父亲不是死在暴徒的手下,而是死在你的手下。还是因为他为了救你而卧底,却被你当成暴徒枪杀,他会是什么表情?”
尤里看到站在门口的勇利,马上跑了过去,刚想说什么却听到门里传来的声音。
“说不出话了?真可怜啊,后来良心过意不去,就来让我给他催眠,然后把他送回原来的地方,自己却监视着他。勇利从来不知道吧?他的一举一动其实都被你安排好了,都在意料之中!他以为的人生,他以为的朋友,他以为的偶遇,他以为的爱,他以为的敞开心扉,其实都被你一早就算到了。活了二十四年发现过去的人生都是假的,都是被人计算好的,这种滋味不好受吧?”
“也是愚蠢呢。他怎么就没想过,尼基福罗夫家族的人为什么要来那种不知名的医院?当然是因为那里是尼基福罗夫家族的地方,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基地给他可怜的小老鼠准备的牢笼啊。”
“一切都是假的,都是骗人的。什么爱,什么朋友,都是不存在的。这一切都只是为了赎罪啊。胜生勇利,这堂课,你上得满意吗?”艾瑞克斯打开门,望着站在门口泪流满面的勇利,“以后不要随随便便,相信陌生人的话。”
维克托看到站在门口的勇利,一下子慌了手脚,他刚想解释什么,勇利就转身离开了。
“等等,勇利!”维克托连忙抓住勇利的手腕,“你听我解释,不是那样的……”
“你还要说谎到什么时候?看我一个人被你骗得团团转很好玩吗?我本来,还想给你一个惊喜,看来都是我自作多情了。”勇利把一个盒子放在维克托手心,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你说过,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离开我的。”维克托此时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不顾一切喊出来。
勇利站住了,然后留下了一句话:“一开始骗人的,明明是维克托自己啊。”
维克托没有再追上去,只是打开盒子,一枚金色戒指出现在他眼前。
尤里惊奇的发现维克托也哭了,眼泪全部砸到了那枚戒指上。要知道在他的记忆里,维克托从来没有哭过。
“这样是不是对他们来说太残忍了。”雅科夫来到艾瑞克斯身边问。“这件事,他迟早要知道的。既然如此,便让我当这罪人吧。”艾瑞克斯低下头,抚摸着口袋里的怀表,“莎娃会保佑他们,一定会的。”

PS:最近身体不太舒服 晚更一会真对不起啊
评论
热度 ( 26 )

© 残雪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