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雪柠
微博@雪柠酱_全力填坑中 豆腐ID:残雪柠
主攻维勇甜文 热衷给太太们打call
文笔修炼期。

Kiss 中

《Kiss》中
  CP:维克托·尼基福罗夫X胜生勇利
  公主X恶魔 小甜饼 OOC
  梗来自知乎
  莫名其妙就开车了🙉🙉🙉
  
  【4】
  最终公主殿下还是留下来了。
  那个恶魔……维克托坐在椅子上气呼呼地看着慢条斯理煮咖啡的勇利,心里则盘算着怎么把恶魔拐走。
  这是他第一次对除了母亲大人以外的人感到无奈。
  “咖啡、茶还是牛奶?”温和的声音传入耳朵里,维克托下意识说了一句咖啡,一杯泡好的咖啡就被端到自己的面前来,“喝了暖暖身子吧。”
  维克托轻酌一口,垂下眼帘,刚想放下咖啡杯,却被勇利叫住:“味道怎么样?还是说需要加牛奶?加糖?”
  勇利和维克托一开始所遇到的那种狂躁的状态不同,现在的勇利十分温柔,体贴,照顾他人。
  “啊……不用了。”维克托放下杯子,醇香的咖啡香气让他放松了下来,“那个,你想听听,我为什么出城堡吗?”
  这个恶魔,总有一种奇怪的魔力,让他放下心防,忍不住去诉说。
  “你愿意吗?”勇利睁大了眼睛,似乎是意识到了自己的无礼,马上恢复成了一开始的样子,“我会听的。”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是被母亲大人赶出来吻王子的,找不到就不能回城堡。”维克托严肃的样子让勇利用尽全力才忍住不笑出声,“所以当时看到城堡就想试试看,结果……”
  结果发现是个不按套路出牌的恶魔。勇利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下自己,然后拿起牛奶喝了一口。
  “只不过勇利真的和别人很不一样哦!虽然是恶魔,可是很温柔。既然我被要求找不到王子就不能回城堡,那么我就不回去好了,勇利会收留我的吧?”
  只有留在这里才能成功拐跑勇利啊。
  
  勇利把嘴中的牛奶全部喷出来,这个男人在穿着裙子说什么啊!
  看到勇利被牛奶呛到,维克托连忙上去拍勇利的背,勇利咳得眼泪都出来了。整个人趴在维克托身上,鼻子里充盈着一股令人安心的味道。
  也许,把他留下来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5】
  维克托就这么在勇利的城堡里住了三年,两个人的感情极速升温,勇利发现自己算是彻底离不开他了。
  习惯真是个讨厌的东西,他在这三年里早已习惯了维克托所谓的早安吻;每天早上做的两人份早饭;依偎在维克托的怀里看书;春天照顾花草;夏天在水里游泳;秋天去森林里摘野果;冬天在结冰的湖面上滑冰。
  “毕竟我是住在勇利家,当然是要多照顾照顾勇利了!”每次想出了新花样的维克托都要这么理直气壮地对勇利说话,让勇利哭笑不得。
  什么照顾,明明就是想要撩我吧。
  可是却不讨厌,这是为什么呢?
  
  【6】
  “啊,勇利,起来了吗?早上好……”维克托刚把勇利和自己的早餐放到桌上,看到的却是缩小版的勇利揉着眼迷迷糊糊地走下来。
  好,好可爱!
  “早上好……”勇利打了个哈欠,来到餐桌前,努力向上跳,最终还是在维克托的帮助下才坐了上去。
  “勇利,你为什么会……”维克托咬了一口鸡蛋,忍不住问。
  “因为昨天是月食,导致恶魔的力量极具锐减,而我的体质又比较特殊,所以要保持这个状态一天。”勇利的声音闷闷地,对这件事很不愉快的样子,“而且可能有时候会彻底变成小孩子,真是麻烦死了……”
  维克托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吃着他的早餐,当勇利以为他已经没有什么疑问的时候,却听到维克托说:“既然这样,今天就让我来照顾你吧?”
  勇利刚打算开口拒绝。却因为维克托亮闪闪的眼神开不了口。
  维克托见勇利没有说话,当作是默认,于是抱起刚刚吃好早饭的勇利。勇利刚想大声质问他,嘴角却被维克托用餐巾纸温柔地擦拭着:“怎么这么不小心?“
  勇利的脸一下子红得发烫,一瞬间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我……我……”
  维克托的食指一下子抵住了勇利的唇,不让他说话:“刚刚吃完早饭,我带你出去走走吧?”
  看到勇利点了点头,维克托的招牌爱心嘴马上显露出来,二话不说就拉着勇利出门。
  “维克托等一下,就这么草率的出门真的好吗?”勇利神色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没关系的啦勇利,我知道一个很好玩的地方哦。”“不是玩不玩的问题啊!”
  维克托把勇利拉到一家游乐园,这是一家闻名全世界的游乐场,虽然是工作日可游客依旧很多。人们都好奇地看着长发男子牵着一个小孩子的手开心地笑着,而小孩子则一脸不情愿的神情,有人很快认出来那是公主殿下,纷纷凑上前来:“公主殿下!”“大家早啊。”维克托做了一个wink,惹得女生们纷纷尖叫起来。
  “勇利,你想玩什么?”维克托低下头询问勇利,映入眼帘的却是勇利充斥着泪水的双眸:“我们……回去好不好?”
  “好,好的!我们马上回去!”维克托面对勇利的泪水一下子慌了起来,考虑再三决定将勇利抱起,却发现勇利的骨架和早上的不太一样。再仔细一看,只看到勇利身上的衣服紧绷着,牢牢地贴在勇利的身体上:“你的身体,会随着时间推移逐渐还原是吗?”
  看到勇利使劲点了点头,维克托便加快脚步来到城堡,随后把身上的外套批在勇利身上:“去穿个浴袍吧,这样方便点。”
  勇利点了点头,等到了卧室才猛然想起:整个城堡只有维克托穿浴袍啊喂!虽然很不情愿,可是穿浴袍无疑对他来说是最好的选择,他可不愿意把衣服撑坏后再出去买。
  勇利穿着维克托的浴袍出来,上面的贵宾犬图案配合他稚嫩的容貌有一种出人意料的色气。
  “好长。”勇利拉了拉浴袍下摆,从台阶往下走,却一不小心踩到浴袍。整个人往下倾斜,眼看就要摔倒在楼梯上,身体却被一双有力的手给托住。“怎么那么不小心?”维克托将勇利放到地上,见他缓不过神的样子,便把手放到他面前挥了挥。
  “额?啊……谢谢……”勇利低下头,脸上难得出现一丝绯红。“果然还是太长了些吗。”维克托略一深思,把勇利打横抱起,走下楼梯。勇利怔怔地看着正抱着自己专注看楼梯的男人,银色长发披在脑后,湛蓝色的眼睛仔细地看着台阶。那蓝色就仿佛魔海一般,两人不由自主沉迷其中。不得不说,这个男人好看到人神共愤的程度,他都经常会迷失在他的美貌中。
  维克托将勇利放到沙发上,勇利还没有缓过神,自己就下意识地抓住了维克托的手。“怎么了?”维克托转过头问道,勇利这才慌张地丢开手:“啊……请给我一杯水。”
  一杯水很快端到了自己面前,勇利连忙接过水杯喝了一口,可身上只觉得更加燥热。现在自己全身上下都是维克托的味道,自己,正在被维克托的气味所包裹着。
  不行,不能再这么想了。勇利使劲摇了摇头,维克托却突然下蹲凑到自己面前:“身体不舒服吗,勇利?”“不不不是的!”勇利吓了一跳,身体猛地往后一仰,“勇利bo.qi的样子,很可爱哦?”
  “诶?”“骗你的!”勇利刚刚松了一口气,却听到维克托继续说:“还是骗你的,真的bo.qi了哦!”
  “怎么会这样……”身体,完全不受控制了。
评论 ( 7 )
热度 ( 62 )

© 残雪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