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雪柠
微博@雪柠酱_全力填坑中 豆腐ID:残雪柠
主攻维勇甜文 热衷给太太们打call
文笔修炼期。

《预测》上

《预测》 上
⭐️上海高考作文盲狙 OOC
CP:维克托·尼基福罗夫X胜生勇利
双维X勇 执事paro 部分奥尤
才不会说是因为看了海报才写这篇的呢

【1】
脸颊上传来瘙痒的感觉,勇利连忙把头偏向左侧。可情况不见好转,于是把头转向右侧,瘙痒依旧。似乎是终于忍不了了,勇利猛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双蓝色的眼睛。那双眼睛干净得如同冰川融水,而此时这双眼睛正倒映着自己刚睡醒的松懈样。
勇利眨了眨眼,一副还没搞懂发生了什么的样子,这让男人不由得轻笑一声,勇利实在是太可爱了呢。
“少爷,该起床了。”维克托推开门,看到的是一个男人正在勇利床上,他的双腿分开,分别跪在勇利双腿外侧的被子上。整个上身前倾,头离勇利凑得极近,银色长发被倾泻下来,刚好遮住了两个人的面庞,令人不由自主地遐想。
“请从我主人身上下来。”维克托的声音一下子冷了下来,还有一股难以察觉的怒气,他的双手紧紧攥住了门把。
“为什么?这不是你一直想干的吗?”银发男人将头发捋到耳后,维克托才得以看清楚他的容颜;银发男人和自己,不,应该说就是20岁的自己。此时的他正渐渐把头往下凑,距离那张唇的距离越来越近,维克托的手也攥得越来越紧:“给我下来。”
长发维克托勾了勾唇角,随后把下巴往上抬了一点,一个吻就这么落到了勇利的额头上:“勇利,这是早安吻哦。”
“玩够了?”勇利直视着长发维克托的眼睛,仿佛刚刚的事都不存在,“玩够了就从我身上下来。”
长发维克托听话地下了床,勇利起了身,把两条修长的腿从被子里伸了出来,随即坐到床边举起双手。维克托刚快步走到床头,而长发维克托已经帮勇利脱好了衣服。“今天的日程。”勇利看着为自己穿衣的长发维克托,全程没有抬头看维克托一眼,仿佛他不存在一样。维克托强压下心头的醋意,缓缓说道:“今天上午用完早餐后您有小提琴课、艺术课和骑马课。午餐后胜生公司会送来新品样品,随后还有和尤里先生进行会谈并共进晚餐。”
“我知道了。”长发维克托为勇利系好鞋带后,勇利便从床上下来,接过长发维克托递过来的手杖,径直朝门外走去。
“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维克托强压心口的怒气,询问身边的长发维克托。“因为我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胜生勇利少爷的执事不是吗?“长发维克托对着维克托笑了一下,随即快步走到勇利身边,留下维克托一人在他们后面。
这个家伙……
维克托从来没有对某个人这么不爽过,哪怕对方是20岁的自己。

勇利已经坐在位置上了,长发维克托正熟练地为他布菜。“还不过来吗。”熟悉的声音响起,维克托马上快步走到勇利面前:“主人。”
“今天下午与尤里的会面很重要,你今天就去准备这个吧,一个上午的时间应该够了。”“主人!”维克托猛地抬起头,这是要整个上午都让另一个自己陪伴勇利的意思了?“这是命令。”勇利的语气不容维克托质疑,维克托只能怔怔地看着勇利,然后转身离开餐厅。
他看到了20岁的自己眼睛里对勇利的狂热。
没错,是狂热。

【2】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胜生家族对我们尼基福罗夫一族有巨大的恩情,所以我们要世世代代服侍胜生家族。”维克托的父亲正耐心教导着四岁的维克托,“你的职责就是服侍胜生家族下一代的当家,你要一辈子对他忠诚,明白了吗?”
“明白了,父亲。”年幼的维克托并不知道什么是职责,他只知道,父亲要他做什么,他便就要做什么。
他的父亲,是胜生家的,也就是勇利父亲的执事。维克托的父亲从小就在勇利的父亲身后保护着他,他无时无刻不在遵守着自己身为执事的职责。
“维克托,那便是勇利少爷,你以后的主人,你要好好保护他,知道了?”维克托的父亲拉着维克托远远地看向正被抱在怀里的婴儿勇利。
【这是什么?为什么会这么可爱?】
这是维克托第一次看到勇利的念头。
看到儿子目不转睛地看着勇利,维克托的父亲忍不住笑了,他用手揉了揉维克托的头。
他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也是这般的看着主人。

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维克托正坐在树下捧着一本书看,苦涩难懂的日文让维克托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执事了吗?”稚嫩的声音响起,维克托放下书,看到的是一个孩子。只见那个孩子有一头黑色的头发,红褐色的眼睛眨巴着,圆圆的小脸蛋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捏上一把。
“是的,主人,我叫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维克托对着勇利笑了一下,手忍不住捏了捏勇利的脸蛋。
勇利错愕了一下,脸随即变得通红:“维,维克托!”
“主人,我在。”维克托依旧笑着,心口却觉得好像被什么填满了,随即融化得一塌糊涂。
勇利的脸更红了些:“走吧,和我……”
“回家。”
维克托看着伸到自己面前的小手,不假思索地握住,然后从树下站起,牵着勇利一步步走向宅邸。
他突然觉得,好像日语也不是那么枯燥无味。
他,从一出生开始,这辈子就注定是胜生勇利的了。勇利是他的全世界,他的神明,是他这一生需要保护的人。

而随着他和勇利的不断接触,他一步步地深入了解勇利,也渐渐地为他着迷。
勇利不是他的什么神明,而是他的女王。神明是高高在上的,而女王只会让人忍不住臣服,并沉迷其中。
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喜欢勇利的呢。大概是有一次无意将勇利丢在勇利陌生的国度:中国,慌张地用蹩脚的中文去询问路人时,一位老者笑着指了指勇利的位置,然后问了一句:“你一定很爱你的弟弟吧?”
虽然老者把他们当成了兄弟,可维克托这才意识到,自己对勇利的情感早已不是主仆的感情了。
他喜欢,甚至是爱勇利。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就忍不住来到勇利床边,痴迷地看着他的睡颜,就如同看着自己最挚爱的珍宝一样。在不知不觉之中,他已经彻彻底底成为勇利的奴仆,而不仅仅是个执事了。只要勇利想要什么想做什么,他都会竭尽全力去实现。

“维克托。”在勇利十八岁生日时,勇利站在房子最高层,俯视着一楼正在起舞的贵族们,如同看着一群蝼蚁,冷静得不像是寿星的样子,“父母也好,兄弟姐妹也好,心腹也好,他人也好,都可以对我说谎,两面三刀。”勇利一转身,手指握住站在自己身边的维克托的领带,然后小臂用力往下一拽,强迫维克托平视自己:“然而,只有你不行,只有你,永远都不许对我说谎。”
“我明白,主人。”
主人也好,女王也罢,勇利对他来说就是坐在王座上的王。他只需要发号施令,维克托会让自己成为他最得力的棋子,为他完成所有他想做的。维克托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来帮助勇利完成霸业,而一旦勇利被将军,他自然也会赴死去陪伴他的勇利。
当然,他决不会让这一幕发生。
20岁的自己眼里所含的狂热自己太熟悉了,那就是曾经的自己。可现在的他不同了,他不只想成为勇利的得力助手,更想占有勇利。
也许这就是俄罗斯男人可怕的占有欲吧。
然而,那个20岁的自己同样也了解现在的他,同样也对勇利虎视眈眈。
虽然嫉妒自己是个十分可笑的行为,然而他可不敢轻易低估自己。毕竟从现在看来,年轻的自己更占优势。
他会把勇利抢回来的,然后再从头到脚,给勇利打上自己的标记。

【3】
“主人。”长发维克托骑着马,看向同样骑着马的勇利,“今天您应该训……”“今天就算了,陪我走走吧。”勇利丢下一句话,随后驾马朝前跑去。“主人!”长发维克托一惊,马上也挥了挥绳子,指挥着马向前跑去。
两人骑到山坡上,勇利停了马,维克托紧随其后,他刚想告诉勇利这实在太危险了,却看到勇利下了马,随后站在草地上向下望。
“主人在看什么?”长发维克托来到勇利身边,却看到维克托正在忙着修剪花草。勇利看了一会,随后问了长发维克托一句:“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维克托愣了一下,随后回答道:“12月24日,平安夜。”
“明天就是圣诞节了,你说,我送什么比较好?”勇利继续看着维克托,脸上没有一点表情,可眼睛里的温柔确是怎么也掩盖不了的。
维克托咬了咬唇,他突然就嫉妒起了四年后的自己:“主人送什么,维克托都会喜欢。”
勇利像没有听懂他话语里用的双关,只是接着问:“说具体一点。”
“……”长发维克托沉默了,他低着头,把手攥成拳,“主人很清楚自己送什么维克托最喜欢。”
勇利看向长发维克托,那双原本柔情似水的眸子到了他这里就变得冷漠万分。即使里面夹杂着些许的温柔,可这只是因为他是20岁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缘故。
“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长发维克托上前几步,然后一下子吻住勇利。他能感受到勇利身体的僵硬,可他受不了了。他只有抢先一步把勇利占为己有,才能彻底击败未来的自己,才能有机会和勇利在一起。想到这里,他的攻势便更大了些,舌头灵活地撬开贝齿,维克托几近疯狂地吮吸着勇利的甘甜。勇利被吻得渐渐有些无力,他对于情事方面一无所知,自然也是不懂怎么接吻,很快就觉得喘不过气。维克托察觉了勇利的异样,于是松开了勇利,在松开勇利之前还故意咬破了勇利的嘴唇,以宣示主权。
“维克托!”勇利喊了一句,脸上似是因为他刚刚的轻薄而染上了一层绯红。“主人。”长发维克托心情大好地回答着。勇利看着长发维克托的样子,深吸了一口气,随后一跃上了马背:“回家。”
“是的,主人。”

【4】
午餐后,维克托黑着脸看着勇利嘴唇上的那个咬痕,虽然被有意地掩盖了,可依然逃不过他的眼睛。他动动脚趾都知道是谁干的好事,更为长发维克托所做的事而感到气愤。他竟然敢趁自己不在强吻勇利,还留痕迹在这么明显的地方,是公然对自己宣战吗?
“维克托。”勇利注意到了维克托的视线,忍不住轻咳一声,随后问,“都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主人。”维克托应了一句,目光却狠狠地看向站在勇利背后的长发维克托,后者则回给了他一个微笑。
“那就好。”勇利下意识摸了摸嘴唇,随后放下手,看向窗外,“尤里差不多应该来了吧?”
维克托看了一眼怀表,然后抬起头回答道:“还有五分钟。”
勇利点了点头,走到庭院门口,等着马车的到来。马车很快在胜生家的宅邸门前停下,金发少年在自家执事的搀扶下下了马车。两人刚一见面,金发少年就上下打量了一会勇利,随后毫不留情地说:“诶呀,你这个俄罗斯唯一的异姓贵族还没死吗,真是命大呢。”“连你这位唯一一名未成年的俄罗斯贵族都没死,我又怎么敢呢。”两个人看了一会对方,马上大笑着抱在一起。
“你的小日子过得不错嘛。”尤里跟着勇利来到花园,看着被裁成各种各样的形状的花草,忍不住说了一句。“还好吧。”勇利喝了一口红茶,“相比起我们一言不合就从日本挖了好几位猪排饭大厨的尤里少爷,还是太节俭了些。”“喂,还不是因为上次你给我吃了炸猪排盖饭!”尤里瞪了一眼勇利,努力在气势上压倒勇利。
“那么,这次来有什么事吗?”勇利收起了玩笑的心思,严肃地看着尤里。尤里望着远处正和维克托在聊天的奥塔别克,嘴角不由得上扬起来:“国王下令我协助你除掉Eros,看来皇室还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呢,俄罗斯走狗。”
勇利把茶杯放到桌上,目光也跟着尤里而转到了维克托的身上:“无论是Eros,俄罗斯走狗还是俄罗斯唯一的异姓贵族,对我来说都无所谓。他只需要知道我是他的主人胜生勇利就好了,就和你向奥塔别克隐瞒你是Agape的一样。”
“真感动啊,炸猪排盖饭。”尤里站起身,然后转头看向勇利,“明天就是他的生日了,这个等我离开后替我给他吧。”
勇利接过盒子,起身陪着尤里一同看着远处的两个人。

【待续】

PS:再次写了执事paro 自己写的第一篇维勇就是执事向的 这么一来也是感触良深 不过没想到自己写着写着就变得这么粗长 也是没谁了
好吧 明天报期末分数 悄悄抱紧自己
以及
忠犬攻X女王受真好吃啊……想写被宠得一塌糊涂的小少爷在床上被虐的死去活来哭着说攻不爱自己的梗【我是怪阿姨】
评论 ( 6 )
热度 ( 53 )

© 残雪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