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雪柠
微博@雪柠酱_全力填坑中 豆腐ID:残雪柠
主攻维勇甜文 热衷给太太们打call
文笔修炼期。

《罪》二十

《罪》 第二十章
天使维x堕天使勇
HE OOC 全文有自设人物出现
完结倒计时 一方死亡注意
———————正文——————
维克托看着昏迷中的勇利,恬静的睡颜让他迟迟移不开视线。自从看到自己受伤时原本毫发无损的勇利也瞬间重伤时,他就知道,他不能再欺骗自己了。勇利为他做的一切他都知道,勇利为他承受一切的原因到底是什么他也都明白,可是他不敢,不敢捅破那一层纱。当他看到勇利身上那个法阵他就明白,一切都晚了。
勇利对自己爱得深切,可自己又何尝不是?在众长老面前费尽口舌想尽办法才争取到勇利成为自己的学生,又小心翼翼地呵护他成长。等他毕业后就和他在一起吧,维克托本来是这么想的。三年对于天使来说不算什么,转瞬即逝,可对他来说却是无比漫长。快点,再快点,维克托无数次在心底悄悄地许着愿。
维克托不知在多少个夜晚梦见了他们相遇的场景:考核后输得一塌涂地的勇利在同学的劝说下来在公园里借酒消愁,而维克托正巧也在那里散步。酒量不好的他喝了几杯酒就醉了,脱掉外套抓住路过的维克托邀舞,维克托自然认出了勇利是谁,于是欣然接受。他们的默契高到可怕,就好像相处了很久一样。到最后,他索性展开翅膀一下子跳到维克托身上,喊着:“当我的老师吧维克托~”
如果当时的答应是一时兴起,那么后来无意中撞见他练习便是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勇利有潜力也有能力成为最好的天使,他不应该就这么被淘汰。
于是维克托遵守了诺言,而在和勇利接触的时候他也发现了自己的异常。他不难明白那就是喜欢,他对胜生勇利的喜欢。可勇利的性格就如同一只蜗牛,平时就把自己缩在壳子里。他不敢直接把勇利揪出来,他只能一步一步慢慢来。

一切都计划的很好,可是那瓶圣水改变了一切。

他们的身份变了,一个是魔王,一个是大天使长。这两个身份限制了他们的来往,而他也只好把这份情感压在心底。他不介意辞去大天使长一职的,可是天界的条件不允许。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天界正在渐渐衰败,为了勇利而牺牲天界几万名天使,他做不到。五十年,五十年就好了,等他的任期一过,他也就可以放下这一切了。可这现在也做不到了,勇利已经撑不过五十年了。他多希望自己能像梦里一样勇敢,公然公开自己对勇利的感情。然而在现实中,他是懦弱的,就像一个贪心的孩子,想要蛋糕也想要糖果。

维克托就这么想着想着,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当他醒来时,却发现床上的人已经消失了。他马上慌张地跑出营房,却看到勇利一人正跪坐在地上。
“维克托,杀了我好吗?”映入眼帘的是勇利一脸哀求的神色,“杀了我,一切就能恢复了啊。”“勇利你住口!”维克托的声音颤抖着,“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啊!我,我不会杀你的。”“拜托你,杀了我。”勇利的手不自觉地放下,维克托这才注意他手上和胸口的血迹,“魔王不能自杀,多可悲啊。明明手里掌握着人的生死,却连自己的结局都不能决定。”
维克托摇了摇头,刚举起手臂打算施咒让勇利的伤口愈合,却被勇利一下子拦住:“维克托!”维克托很清楚地看到勇利有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你真的很过分诶!既然不喜欢我,就不要来管我啊!把我的心搅乱,再头也不回的离开,你真是……太差劲了啊……”维克托张了张嘴,想把自己对他的感情全部说出来,却碍于场地没有说出口。
“呵。”勇利闭上了眼,等他再次睁开眼睛时,他望向了维克托,“既然我的请求不够,那加上别人的命呢?够了吗?”“我可是魔王啊,维克托。”勇利笑了一下,刚才的剧烈动作导致他身上的伤口又裂开了,“我早就不是当年那个……胜生勇利了啊……”
维克托苦笑一下。是啊,他不是当年的那个胜生勇利,可自己又何尝是当年的那个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眼看营地里的人被杀了大半,维克托要了咬牙,最终拿起剑向勇利刺了过去。
勇利一下子跌落在地上,身边的尸体都消失了,Agape和其他人闻讯而来,看到的却是维克托抱着一个黑衣男子。那个男子的脸他们不难辨认出是勇利,而勇利手上拿着的面具更证实了他是魔王这一事实。两个人中间最为醒目的还是勇利胸口上插着的两把剑,其中一把是普通的铁剑,另外一把则是维克托的法器。
“勇利?勇利!你不会死的对吧?你不会死的对吧!为什么,为什么要骗我呢……”维克托哭着问勇利,而勇利只是用手捧着维克托的脸,缓缓地说道:“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我诅咒你这一辈子没有病痛,没有灾难,没有烦恼,每天都开开心心的。还有,忘记……”“勇利!”Agape忍不住打算了勇利的话,魔王的诅咒是立即生效的,他实在不忍心看他们两个经历了这么多之后落得一个忘记对方的结局。“啊,Agape。”勇利把头转向Agape,“对不起啊,我果然,不怎么会赌呢……”
“啪嗒”雨点从天空落下,渐渐地洗净了勇利和维克托身上的血污。“这一次的上帝之泪,为何完全不同?”卡拉尔怔怔地看着雨点打在自己身上,喃喃自语道。
“这就是勇利啊,总是这么自作主张,你看,连上帝都没有舍得给你上帝之泪,而是给了你爱啊。用爱做成的雨水,又怎么会带给人伤痛呢?”Agape望向天空,明明下着雨却晴空万里,就如同他第一次见到勇利那天的天气一样。
“你好,我是胜生勇利。很高兴遇见你,请多指教。”

雨水纷纷打在人们的脸上,此时的众人只觉得全身舒爽,就仿佛从身体到灵魂全部被洗净了一般。
评论 ( 1 )
热度 ( 30 )

© 残雪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