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雪柠
微博@雪柠酱_全力填坑中 豆腐ID:残雪柠
主攻维勇甜文 热衷给太太们打call
文笔修炼期。

《Blood》

《Blood》
CP:维克托·尼基福罗夫X胜生勇利
中奖点梗 大概一发完 年下 高考应援 OOC
希望所有高考考生们都能考好!

【1】
在网络还不发达的时候,是吸血鬼最为兴盛的时候。传说中的吸血鬼长相俊美,可以分泌出一种液体让人被咬时几乎感觉不到什么痛觉,而在那个时候大部分的吸血鬼的确如传说里说的一样。
然而胜生勇利就是那个小部分的吸血鬼。他无法分泌特殊液体,他咬人只会让人疼到昏迷。因此他被其他同类称为“残缺吸血鬼”和“失败品”。
如此一来,直接吸食人血是行不通了,可是吸血鬼必须要吸食人血才能生存下去。因此,勇利不得不成为一名赏金猎人,而报酬就是血液。
虽然成为了赏金猎人,可勇利也有自己的原则,那就是不干杀人越货这种犯罪的事情。因此,他也被人称为“善猎”。
而今天自己新拿的任务,是保护目标安全到达目的地,酬金是十瓶血液。

【2】
“维克托,今天保护你的是大名鼎鼎的'善猎'大人,你要乖乖听话哦。”管家在马车里嘱咐了几句,随后示意勇利进马车。勇利踏进马车,却发现一个孩子坐在床上。银色的长发温顺地批在脑后,湛蓝色的眼睛正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勇利。勇利明白这就是他的保护对象,心里却依旧忍不住诧异,虽然自己也保护过不少人,可这么好看的他却是第一次看到。
“你好。”脆生生的声音从那张好看的小嘴里发出来,“我叫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你可以叫我维克托。”
“你好。”勇利笑了一下,“我叫胜生勇利,一个随处可见的赏金猎人,你可以叫我勇利。”
两个人很快熟络了起来,管家不知什么时候退了出去,维克托一点点挪到勇利身边问:“勇利是吸血鬼吗?”
勇利下意识地舔了舔自己的獠牙,心里则是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考虑伪装一下自己:“没错。”
“果然。勇利的红眼睛虽然没有其他吸血鬼的眼睛那么红,可是却比其他吸血鬼好看多了哦。”维克托拼命凑近勇利想要更仔细地看那一双眼睛,勇利索性把他抱到了自己腿上。
他们相处了很久,勇利了解到维克托是一个感受不到痛觉的人,所以平时磕着碰着都不会察觉,更别说是受伤了。因此,他也受到了同学的排挤,说他是“怪物”。
“我也好想,和大家一起玩啊。”勇利很清楚地看到。维克托说这句话的时候,眼里正闪烁着光芒。

【3】
时间过得很快,一路上没有什么危险,马车到达了目的地,勇利也是时候离开了。
“勇利,我该怎么找到你呢?”在勇利下马车前,维克托一把揪住了勇利的衣角。
勇利愣了愣,他从来没有一个固定住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发布悬赏令吧,这样就能找到我了。”勇利憋了半天,终于想出了一个靠谱的回答。
走下马车,勇利回头看向坐在马车里死死盯着他的维克托,忍不住笑了一下:“你一定可以实现你的梦想的,加油。”
而此时的他并没有想到,十年后那个小男孩真的发布了悬赏令来找到自己。而当他来到发布人面前,那一头耀眼的银发令他感觉熟悉不已,而那短发却又让他觉得少了一点什么。

发布人的名字是“尼基福伯爵”,很耳熟的名字。

“您好。”勇利笑了一下,正如十年前一样。“我叫胜生勇利,一个随处可见的赏金猎人,您可以叫我勇利。”
“你好,我叫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你可以叫我维克托。”
勇利不可思议地看向维克托,十年前的记忆终于浮出水面,看到记忆里的小男孩已经长这么大了,他也忍不住感到欣慰。
“听说勇利最近过得不是很好呢。”维克托为勇利拉来一把椅子,“发生了什么?”
“维克托好像还不知道呢,就是,我是一个不正常的吸血鬼。长相普通,无法分泌特殊液体,咬人只会让人疼到昏迷。”勇利叹了一口气,“所以我都不怎么咬人,可是最近就要吸血鬼赏金猎人考核了,好害怕过不了啊。”
“没关系勇利,我可以帮你哦。”

【4】
勇利拒绝了维克托的好意,就算维克托感觉不到疼痛,他还是不愿意伤害维克托。于是他买了一堆假人娃娃进行练习,可假人毕竟不是真人,这一次的考试他不出意外地失败了。
“勇利!勇利?”维克托来到勇利住所,却看到屋内早已没有了人居住的痕迹。
勇利,离开了。
勇利离开的不仅仅是维克托,他更在赏金猎人界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如今已经没有什么人谈论起“善猎”了。
维克托开始四处寻找勇利。一年,两年,三年,依旧是没有勇利的身影。
勇利,你到底去哪里了?

【5】
勇利隐居在山林中。
自从上一次失败,他已经失去了当赏金猎人的资格。
也失去了,在维克托身边的资格。
维克托如今已经是一位伯爵了,就算他无法感知疼痛,也无伤大雅。可他不行,他本就是残缺的吸血鬼,如今更不是赏金猎人,他们的身份相差太大了。
勇利第一次,因为自己的身份而自卑。之前说自己是随处可见赏金猎人,只不过是因为不想暴露自己,也不想给吸血鬼族蒙羞罢了,没有什么自卑的意思。
可现在完全变了,为什么呢。
勇利想不通,也不打算去想。他在森林里靠着之前攒下来的血熬过了这几年,可他也明白,血很快就要用完了。
吸血鬼一旦长时间吸不到血,会变得狂躁不安,甚至失控。
而好巧不巧,维克托找到他的那一天,正是勇利失控的那一天。
维克托得到消息,有一名吸血鬼隐居在丛林深处,于是他马上动身前往。敲开门看到的的确是他朝思暮想的人儿,可勇利几乎全红的瞳孔却说明了他此时的情况非常不妙。
“维克托……快走……”勇利正努力抑制自己不去伤害维克托,他能感受到他的身体正在准备扑向维克托。
而维克托却不为所动,甚至往前走了些。
“快走啊……走啊!”几乎是恳求的语气,维克托垂下眼帘,默默说了一句:“你就这么坚持吗?”
“我想让勇利吸我的血,不是因为我感受不到疼痛,不是因为我怜悯勇利。而是因为,我喜欢勇利,从十年前就喜欢勇利了。正是因为我喜欢勇利,所以才希望能帮到勇利,能为勇利分担一部分痛苦。”维克托抬起头,走到勇利面前,“因为我小时候也被别人孤立过,所以我明白那种感受。可是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是勇利鼓励了我,所以……我也想要帮助勇利啊!”
“维克托……”勇利的眼睛渐渐失去了光彩,最终勇利扑向了维克托。

【6】
回过神来的勇利在地上愣了愣神,才想起来维克托,他马上向维克托望去。维克托原本红润的脸一下子变得有些苍白,勇利慌张地把维克托从地上拉起来,然后对维克托道歉:“对不起维克托!我马上去找美奈子老师要一些补血的草药来!”
“勇利。”维克托一把拉住了勇利,“能帮到你我很开心,我休息一会就好了。”
“维克托,这个时候你就别逞强了!”勇利愤愤地跺了一下脚,“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
“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维克托摇了摇头,“能帮到勇利真是太好了。“
“维克托你个笨蛋。”
当天晚上,维克托还是被强迫喝了一大碗补气补血的中药。

【7】
“勇利,不用紧张,我们练过很多次了不是吗?”维克托笑着看勇利站在考场外。
“嗯……可是我还是怕……”勇利不敢看维克托脖子上的伤痕。
“不要怕,我一直和你在一起。”维克托在勇利额头上落了一吻,随即一下子抱住了勇利,“如果勇利考过了,我就把我自己送给勇利。”
“乱说什么啊……”勇利的耳根红了个彻底,他放开维克托,和他交换一个眼神,然后走向了考场。
在迈进大门之前,勇利停下了脚步,维克托刚刚还在担心他是不是又紧张了,勇利却突然跑回来吻了维克托一口:“请一定要,一定要等我考过!”
“嗯,我会的。”

【8】
成绩出来了,勇利成功过了考试,再次成为了一名赏金猎人,也成为了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伴侣。
“尼基福罗夫先生,请问你愿意和胜生勇利先生结为伴侣,生生世世成为夫夫吗?”
“我愿意。”
“胜生勇利先生,请问你愿意和尼基福罗夫先生结为伴侣,生生世世成为夫夫吗?”
“我愿意。”
没有司仪,没有婚礼,两个人只是向对方说着誓词。简简单单的几十个字,却包含了他们对彼此最深厚的感情。当金色戒指被戴到无名指上时,不仅仅是手上的空隙被填满了,还有他们灵魂所空缺的那一块,也彻底被填满了。

【完。】

PS:感觉有一点点写毁 希望不会介意o3o 那么祝所有要高考的考生们考的全会 蒙的全对!
评论 ( 4 )
热度 ( 54 )

© 残雪柠 | Powered by LOFTER